凌方评论:做错事要赔偿

香港特区政府在本次金融海啸中.一直高调表示要协助有关的银行、商业机构和受影响的香港市民妥善解决他们的困难共渡难关。可是我们除了听到政府官员一次又一次地重覆这些话,好像背诵的台词之外,并没有见到政府的有关部门真正做了那些实际的事,解决了那个雷曼事件受害者的个案。尤其是那批在银行劝说下购买了雷曼发行的结构性金融产品,面临一生财产化为乌有的结局的高龄市民。

2008-11-26
Share

尤其讽剌的是,这些结构性金融产品的购买者,同时又是这次金融海啸的最不幸的受害人,都是这些香港银行最老、最忠心的存户。正因为他们的忠心和对银行的多年信任,才会相信银行有关的推销员是真正关心他们,而不是像电视节目《警讯》中的“拆白党”和“祈福党”那样骗取他们的钱财。遗憾的是,不管这些推销员的主观愿望如何,其实际结果却和拆白党没有甚么居别。反观这些推销员的老板,不监管好自己的推销职员,反而更要求其下属完成锁售配额,一旦出了事就把责任推往基层推销职员身上,是极为不负责任的行为。

雷曼破产后,银行的这些推销职员夹在老板和客人之间,被客人指责、咒駡,甚至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胁,但抚心自问,他们再错也是为了打好这份工,不应受到这样的对待。他们中的一些人,确实在推销过程中说过不应说的过头话,从法律的角度看,有可能带有欺诈或错误引导成份。

笔者本人在银行就听说过类似的游说,但对这些并没有甚么投资经验的推销员,甚至连投资最大和首要的风险就是产品发行商的信用破产这一点都没有向客户讲明白,而是一味反覆向客户游说这些产品是必赢的,在存款利率几乎等于无的情况下,是唯一的选择云云。

这样的推销,银行不应负责,难道应该由客户自己付,又或者是由银行推锁员他们去付吗?就算按推销这些产品的佣金比例去分配责任,也轮不到这批低下的推销职员。银行的各级管理人员,按比例都应负上监管不力的责任,既然中国人的习惯是轮功行赏,自然也应该论责施罚。有份分钱而毋须负责,世界上那有这等便宜的事!

还有一件事需要弄明白的是,为甚么像雷曼迷你债券这类结构性产品在香港会出现这么多受害人,而在发行商所在国-欧美,反而没有众多的高龄受害者?原因不外两条,一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政府对这类产品的监管严格,因为产品的风险极高,所以对产品的销售有清楚的规限,许多尤其是对高龄人士的推销。有些国家甚至规定这类产品不能向超过一定年龄的长者推销,违规如同违法,要受到法律制裁。为甚么在自称亚洲金融中心的香港却没有这样的规限?这个漏洞责任由谁来负?当然是政府的财金监管机构和有关的问责管员。

妙就妙在香港特区政府的财金官员一直在说漂亮话,在旁推波助澜,让立法会议员去挤兑银行,企图让银行承担一切。把一切责任推给香港的银行是不公平的,香港市民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监管不严的当然是特区政府财金官员。香港各银行作为结构产品的代理人,除了应负上对本机构有关员工训练和监督不力的责任外,还要负上误导客户购买的责任。

请特区政府不要再玩嘴皮子,说甚么不能动用公帑赔给受害人的废话。如果政府监管有效,又何来一大堆苦主?正是政府的监管不力,才让香港的代理商有可剩之机去误导客户。官员出错,政府不赔谁赔。有关官员要问责下台,而不是靠官场中最常用的“缷膊”可以开溜。没有做错事,谁都不要赔偿。谁个官员拍胸口够胆说这句话。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