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華人文化身份當下面臨的價值抉擇

2020-09-1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作為活在當今世界的華人,不論你國籍所屬何處,都很難否認自己在文化身份意義上是「中國人」,或是Chinese。尤其是那些生活在異國他鄉仍說漢語的華人,即使不情願,也不能不面對這樣一種尷尬,那就是其他文化背景的人,總是把你看作Chinese。正因國籍易改而文化身份難改,所有政治和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人或華人,在習近平治下的中國與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進行一場決定人類命運的價值對決之際,都無法迴避這樣一個重大的挑戰,那就是在習近平代表的價值和美國代表的價值之間做出明確的抉擇。

可以理解的是,很多華人自認能夠、且應該去迴避這個抉擇,因為他們相信這兩個價值體系不僅可以共存,且應該共存。但我想強調的是,由於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習近平的「中國夢」已經演變成一場禍及全人類的「中國噩夢」,此時再不與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割席,就意味著要抵制乃至對抗人類普遍認同的價值,甚至是對抗人類最基本的交往準則。也就是說,時至今日,習近平的做為已令兩大價值系統再無共存的政治空間。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習近平不僅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直接傷害,且無意承擔政治責任。為此,他不惜把個人進退等同國運興衰,甚至不惜以核戰威脅來逃避他作為中國領導人對整個世界應承擔的責任。他的這種態度,很難不讓人聯想到當年希特勒寧讓整個德意志民族毀於戰火,也不承擔發動戰爭的責任。

那麼,習近平能讓多少國人甚至是華人像當年千百萬計的德國人那樣,為他陪葬呢?這當然取決於很多因素,包括習近平個人的性格和運氣,但有一個決定性的重大因素,就是國人和華人中那些把政治大一統的信仰與習近平的進退連在一起的人,未來起甚麼作用。對深信政治大一統的華人來說,這個信仰是中國文化身份最核心的價值和文化基因,在他們看來,習近平把這個價值實踐到了極致,是中國國運昌隆的重大標誌,所以,無論出多大錯,犯多大罪,習都不能承擔責任,因為這關係到天命和國運,尤其關係到國家會不會分裂。大一統之不存,則中國人的文化身份就沒有了支撐,而習近平的進退,直接關乎大一統的中國夢,關乎每個文化中國人的身份價值和存在意義,因此,任何其他的意識形態和價值都不能與之匹敵。

在其他文明看來,這種中國邏輯不僅極為荒謬和難以理解,也非常危險,因為「政治大一統」的價值可以高於甚至否定一切人類的基本價值,包括生命尊嚴,誠信和對等交往等等。但是,信奉這種理念的華人確實大有人在,否則不可能解釋習近平現象。當下最突出也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港台「藍絲」,尤其是台灣國民黨中的死硬統派。儘管央視主播羞辱王金平赴台參加「海峽論壇」是「這人來求和」,國民黨中仍有人堅信,為了「大一統」,受辱亦應在所不辭。可見,對很多華人來說,即使生活在自由的開放社會,要擺脫「大一統」的心結,仍非易事。

華人價值抉擇之難,其實不在道德是非和善惡之辨,而是難在建構一套去「政治大一統」的中國敘事,指明中國文明的出路。國民黨若還想在「後習近平時代」有所作為,就要面對這個挑戰而有所建樹。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