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政治僵局與21世紀的大革命


2014-11-04
Share

本周二(11月4日)是美國的中期選舉日,盡管此次中期選舉兩黨競爭十分激烈,但美國精英和選民的熱情並不高,因為大家心裡都很清楚,無論哪邊獲勝,都不可能打破美國的政治僵局。而且,許多人對兩年後的大選也不抱期待,因為人們目前看得到的總統競選人,沒有什麼新面孔,更沒有什麼引人的新主張。搞得不好,又是一場布什家族與克林頓家庭的競爭,令許多人,特別是青年人大倒胃口。

中國的制度與美國完全不同,但人們對習近平的改革期待也在迅速降溫。四中全會關於關於依法治國的文件固然有很多毛病,但如果在一年前發表,感覺會大不相同。因為一年來大家對習近平有了更深的了解。基於這些了解,人們確實更相信習近平想做事,想擔當,但另一方面,對他是否能做事,能擔當,則產生了根本性的懷疑。如果習確實沒有領導變革的能力,中國也很可能陷入政治僵局。因為現在看不到有什麼人能在政治上挑戰習近平的地位,而習距離任期結束還有八年。

但是,無論中國還是美國,內部危機都已經十分深重,民眾不滿也在繼續增長。那麼,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美中兩大國若陷入持續的政治僵局,對未來會意味著什麼呢?我的判斷是,這種政治僵局的持續,將增加21世紀爆發一場波及全球的大革命的可能性,其影響力將不亞於20世紀的俄國十月革命,但方式將非常不一樣。

主要依據之一是資本主義體系的內在矛盾導致的全球危機,再次打破了世界秩序的穩定,在全球範圍深刻地撼動了青少年對未來的預期。無論在發達國家還是欠發達國家,這一點都已非常明顯。有政治雄心又有領袖稟賦的青年人,對主流的政治游戲越來越不感興趣。也就是說,21世紀的毛澤東們已經出生了,他們已經生活在我們這個時代,正在磨練自己的意志,尋找新思想和同道。

依據之二是新的通訊技術將為這場革命提供支持,並將對這場革命的樣式和策略,帶來決定性影響。我很驚訝,為什麼很多研究20世紀共產革命的學者,對無線電技術沒有給予足夠注意。事實上,如果沒有無線電通訊,毛澤東在農村建立蘇維埃政權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因為是無線電技術把中國本土的農民造反升華成為國際共運的有機組成部分,否則中共難逃太平天國的下場。

最近中東的ISIS能成氣候,與互聯網技術有直接關系。互聯網利用地區性教派衝突,把國際化的基地組織升級為規模可觀的恐怖主義國家,這是連本拉登都不敢想的。這一發展證明了互聯網把一種激進主張轉化為國際化集體行動的巨大潛力。

當然,ISIS是不可能成功的,因為這個運動反人類、反文明,與資本主義的全球秩序完全無法兼容。但即便如此,美國不少專家都認為要徹底撲滅ISIS這場大火,需要十年甚至更長時間。這恰恰說明目前資本主義主導的世界秩序存在根本性缺陷。美國和發達國家不僅沒有能力及時撲滅這場大火,而且還生產出成千上萬的人冒死加入這個邪惡的組織和運動,這就提出了非常深刻的問題。

這些來自發達國家的極端分子,顯然不是因為活不下去才來"參加革命"的,而是想追求一個"夢",而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未能為他們提供一個值得在那裡追求的夢。雖然想加入ISIS的人在比例上是極少數,但期待一個新社會理想的青年人,在今天的世界不是少數,這正是21世紀大革命的社會基礎。

事實上,我認為美中兩國的政治僵局與缺乏這種理想有很直接的關系,因為現在的當權者並非不知道青年人不滿,奧巴馬和習近平都試圖打動青年一代,但他們都沒有能力提出對青年人有吸引力的新夢。而在互聯網時代,產生一個能夠既挑戰現存秩序,又能和資本主義兼容的新社會理想,恐怕是遲早發生的事。

不難想像的是,這個新的社會理想將主張增加普通人利用現代智能技術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這不僅意味著更公平的財富分配,而且意味著更多表達個人的機會。因為21世紀的技術,已經有能力把人類從長時間的繁瑣勞動中解放出來。

難以想像的是,這個新的理想會在哪裡首先被"發明"出來?不過,不管是誰發明新的社會理想,由於人口規模和經濟地位,中國都很可能成為這場革命的風暴中心,從而影響整個人類在21世紀的命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