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評習近平的「新房改」

2024.02.20
【梁京評論】評習近平的「新房改」
粵語組製圖

面對重大危機,習近平一貫的生存策略就是孤注一擲。他過去的運氣總是不錯,無論給中國和世界帶來多大禍害,都能保住位子。這決定了這樣一個邏輯,中國危機越是深化,習近平選擇豪賭的可能性反而越大。習近平的這種性格,對當今危機重重的中國和世界來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因素。

這一次,習近平賭的是如何應對住房市場崩塌的危機。很多人都知道,習近平救股市是不可能成功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你不可能強迫所有人去買股票,也就是說,多數人沒有股票也可以照常生活。但住房就不同了,因此,救房市的經濟、社會和政治邏輯,與救股市有非常大的差別。

有一個在北京的西方左派學者認為,習近平用國有化的方式提升保障房的比例,方向正確,因為有利於低收入群體。另有人認為,習近平這樣做,既可以救房市,又解決了保障房的難題,是明智之舉。但是,懂經濟學的人則不難想到,14號文件的救房市思路,將給中國銀行帶來巨大風險,因為中國的住房早已嚴重過剩。

令我頗感奇怪的是,很少人把中國嚴重的就業問題與住房問題聯繫起來分析。中國提升保障房的比重,不僅面臨財力不足的難題,還有一個發達地區和大城市嚴重依賴外來勞動力,尤其是依賴農民工的難題。對於新加坡和香港這樣的地方,保障房的對像是本土居民,組屋和廉租屋有助於低收入家庭降低哺育後代的支出,但這個福利不能也給外籍勞工。以中國現在的經濟模式,鼓勵極度壓榨本國但非本地的「外勞」是維繫企業生存的前提。政府擴大保障房,能否與這種用工模式相匹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因此,我相信習近平拍板、何立峰一手操盤的所謂「新房改」,本質上是一個把當下嚴重的房市危機長期化的策略,在經濟難以復蘇,金融危機隨時可能爆發的巨大壓力下,這個「新房改」其實不可能為整個住房市場提供一種透明和穩定的預期。對很多人來說,有沒有工作,下一個工作在何處都是巨大問號,因此他們連婚姻都顧不上,更可況買房。

這個所謂的「新房改」將動用大量的信貸資源,因此對已經不堪債務重負的國有銀行系統而言,「新房改」完全可能成為壓倒中國金融系統的最後一根稻草。對此,習近平、何立峰當然不會不知道,但他們非常自覺地選擇了「新房改」這次豪賭。

那麼,這次豪賭會不會成功呢?這首先取決於如何定義習近平需要的成功。目前,中外知識人中仍然有不少人用「市場經濟」或自由主義的標準來批評習近平的政策,問題是,習近平從來就沒有信奉過與市場經濟相容的價值和理念。那麼,對習近平和他的擁戴者來說,這次「房改」的成功意味著甚麼呢?《華爾街日報》首席中國記者魏玲靈的直覺是對的,那就是一種新的「社會主義」,也就是一種新的奴役體制能否在中國經濟與西方「脫鉤」的大環境下重新建構並穩定下來。

這種可能性存在嗎?從技術可能性、以及從中國的所謂「民情秩序」看,我不得不承認,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要實現這種可能性,設計和運作能力的要求並不低。有人把習近平比作中國的斯大林,但斯大林的智商遠比習高,這就給追求自由的中國人帶來成功的可能,這當然也需要有足夠的想像力和行動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