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西方究竟出了什么错?

2018-03-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公开寻求终生独裁,成为压垮西方“拥抱熊猫派”的最后一根稻草,令美国及西方精英不得不就对华方针开始自1949年以来最深刻的反思和检讨。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文章“西方如何误读了中国”以及该杂志另一篇少有的长文“(中国)不是(西方)想找的夥伴”,反映了这一历史性的转折。

虽然美国的鹰派和鸽派现在都不得不面对西方在中国问题上押错了赌注的现实,但要想回答“西方究竟出了什么错?”这个问题,并不容易。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人总是能找到一些自圆其说的道理,但这种道理未必能应对未来的挑战。

历史学家将会长期争论的一个问题,就是在六四镇压之后,尤其是这一事件促成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和西方该不该全力帮助俄国完成政治民主化和经济市场化的转型,而不是姑息邓小平,助中共渡过难关?我相信老布什总统和撒切尔夫人(戴卓尔夫人)如果知道中共专制会变得今天这样强大,很难不做他想。

问题是,包括中共自身在内,谁又能想到专制的中国竟然能够发展出这样一种国家资本主义,对美国和整个西方乃至人类文明都带来严重威胁。不错,从今天来看,美国犯了不少明显的错误,比如过高估计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西方价值对专制的瓦解作用,而低估了非西方文明向民主政治转型的困难,这不仅表现在对中国的判断上,也表现在对伊斯兰国家的判断上。美国的错误,与人性容易自大和短视的弱点有关,而与价值关系不大,或者说,美国精英在价值方面的过于自信,放大了他们的人性弱点,而中国在价值观竞争的劣势,激发了策略应变的能力,对此,美国大意了,令自己的价值和体制都遭到了腐蚀。

西方,尤其是美国精英的这些错误,是否说明西方选择对中国善意的基本方针完全错了呢?我并不这样看,因为我并不相信,西方不给中国这个对外开放的机会,中国和这个世界会处在一个更好,更有希望的状态。北朝鲜就是一个有力的佐证。

但西方的善意,确实遭遇了没有预料到的风险。中国经济在中共专制下的崛起,并没有消除掉中共以核威慑来自保这一威胁,还带来了一个新的威胁,那就是从资本主义体系内部来瓦解西方的基本价值和制度这样一个威胁。也就是说,中共权势集团不惜毁掉文明的未来以保住政权。这一方面表现在中国社会的衰败,其集中表现就是道德全面衰败,人口出生率急剧下降,另一方面则表现在大量人口向美国和西方社会移民,而这些移民的多数却不放弃与西方价值对抗的信仰。这样的挑战,是很多人都不曾预料到的。

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善意,包含著这样一个信念,那就是中国人迟早会认识到,法治和民主对自己是有利的,而专制则一定是有害的,因此,中国人最终会做出理性的选择。但历史上有很多文明自我毁灭的例子,说明不能对人类的理性寄予太高的期望。习近平轻易地获得了终生独裁的空间,对西方人的信念是一个重大的冲击。我相信现在西方精英不得不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习近平选择以毁灭整个人类的文明来威慑西方,让他们不要阻止中国文明的自伐,美国和西方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显然不是班农的经济民族主义能回答的问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