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十日文革"的啟示


2016-03-08
Share
com 梁京談"十日文革"的啟示。(粵語部製圖)

上週,對任志強的圍剿嘎然而止,人們開始明白,習近平發動的文革被他的"同志們"制止住了。於是,"十日文革"這個新詞不脛而走。我相信,"十日文革"有可能成為當代中國政治發展一個具有分水嶺意義的重大事件。雖然尚無從知道習近平的文革是如何被制止的,但這並不妨礙從這個重大事件中得到一些有意義的啟示。

啟示之一,在這個"微信時代",政治領導人要帶領一個國家去自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在這裡,我們看到了言論自由對於維繫現代社會存在的至關重要。

正是在空前開放的信息環境和比較自由的話語環境下,習近平上台以來一直不敢亂開殺戒,他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下,輕易開殺戒無異政治自殺。

習近平的夢想是,一方面不亂開殺戒,同時又完全佔領"意識形態陣地",讓人不敢隨便說話。問題是,只要當權者不敢亂殺人,就很難不讓人說話。習近平像唐吉哥德大戰風車那樣契而不捨地追求管制言論,結果是把上上下下搞得人心惶惶。這樣的政治生態,破壞了所有人對未來的預期,對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是致命的傷害。沒有這個大背景,就不能理解習的"同志們"為什麼終於在兩會前出手,否則,此次兩會將會帶來比"春晚"更大的政治災難。

啟示之二,習近平出了這麼大的錯,鬧到如此荒唐的地步才被止住,說明要改變黑格爾所說的中國人的"皇帝信仰",實在不容易。

包括筆者在內,很多人雖然對習近平的種種離譜言行很難接受,但都不大相信他的文革衝動能被某種非強制性的手段製止。有人甚至預言,此次習近平丟了面子,意味著中國必將陷入一場血光之災。現在看來,中國人的皇帝信仰,不僅對國家不利,很可能對"皇帝"自己也不利。 這種信仰既能讓皇帝忘乎所以,也能讓皇帝騎虎難下。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習近平此番與"同志們"攤牌,既有惱怒,也會有某種卸下重負的輕鬆。

啟示之三,習近平文革的流產,不等於"新凱撒主義"沒有可能。

習近平的文革十日而終,說明用毛澤東的文革手段治國,不能救黨,更不能救國。那麼,十日文革是否打開了中國政治改革的窗口,意味著中國自由主義者春天的到來?對此,我不敢樂觀。

我認為此次高層與習近平攤牌,主要是為了防止翻船,防止大家同歸於盡,而不是因為有人想取而代之。想當皇帝的人雖然很多,但現在的皇帝不好當,尤其是江、胡留下了很多問題,習近平不但沒能解決這些問題,又製造了不少新問題,接這個攤子不容易。越是局中人,對此看的越清楚。

中共的這個困境是否給中國的自由主義者帶來了機會?有人確實這樣看,但我認為中國的自由主義陣營並沒有準備好,實際上習近平的一個大錯就是誇大了自由主義陣營的力量,也誇大了"國外敵對勢力"的力量,他以為這樣可以幫自己樹威,但這樣做反而帶來了非常不利的結果。

習近平從普京那裡看到了搞"新凱撒主義"的機會,我認為他並沒有看錯,冷戰後西方一系列重大失誤導致的世界格局,確實給"新凱撒主義"帶來了機會,連美國自己都出現了這樣的危險。但"新凱撒主義"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搞成的,要搞成不僅要有機會和運氣,也要有一定的本事。習近平的挫敗很大程度是他的知識和能力不足。

那麼,習近平的挫敗給中國的政治發展提供了什麼機會?現在判斷還為時過早。但習近平沒有被"廢黜"增加了我的希望,那就是自己活也讓別人活的理念,有可能推動中國政治文化的更新,推動法治的成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