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第三次世界大戰」與中國

2022.03.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第三次世界大戰」與中國
粵語部製圖

在讀到美國研究俄羅斯和普京的權威人士Fiona Hill與Politico的訪談前,我已經有了類似的感覺,那就是至少在信息戰意義上,「我們已經處於第三次世界大戰中」。Fiona做出這一論斷最基本的依據,就是西方民主國家重覆了二戰前的歷史錯誤,那就是低估了專制大國發動戰爭來改變地緣政治版圖的決心和能力,結果是為了捍衛自由的價值,不得不將整個世界都捲入一場無法控制的戰爭。當然,現在還有很多人不相信她的論斷,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這個世界新崛起的核大國態度不明朗,而中國尚有機會和能力阻止世界大戰發生。

那麼,如果中國決心制止第三次世界大戰,就一定能做到嗎?換言之,普京若發瘋率先使用核武器,中國能制止他嗎?我相信Fiona關於「我們已經處於第三次世界大戰中」的論斷,包含了這樣的假設,那就是普京確有相當大的可能發瘋,而如果俄國人不能阻止他,即使習近平想阻止他,也做不到。有人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對第三次世界大戰,尤其是對核大戰爆發做任何嚴肅的研判,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為所有人都將同歸於盡。

我並不認同這樣的態度,既然第三次世界大戰,或者是核戰爭已是一種現實風險,且人類有可能因此而被毀滅,對這個真實風險展開的各種可能進行研判,對堅信公義的知識人來講,是不容迴避的挑戰。我承認,核大戰一旦打起來,其災難之慘烈,對許多人來說是無法想像、不願想像、也不必想像的,尤其是生活在繁華都市的人,倖存者很可能會嫉妒那些瞬間罹難的人。但核戰毀滅整個人類的概率畢竟小於其他可能。亨廷頓在《文明衝突》一書中就曾預判,核大戰將導致人類文明重心南移,也就是說,印度可能成為最大贏家。這有可能為印度對烏克蘭戰爭的曖昧態度提供一種解讀。

作為中國人或華人,我們不能不面對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與前兩次世界大戰相比,中國在世界的地位和角色已經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中國既有能力做世界大戰的發動者,也有機會制止普京這一次沒有底線的冒險。很多人都問,普京這次冒險究竟與習近平有甚麼關係?這究竟是合謀,還是相互算計的結果?我的猜測是,習近平把他要打台灣的底牌告訴了他崇拜的好男兒普京,而普京則認識到,如果讓習近平先動手,或讓習近平先觸發世界大戰的危機,反而會讓自己失去俄國夢的機會。也就是說,習近平的「中國夢」和普京的「俄國夢」有這麽一個關係,先動手的雖然未必成功,但一定會斷送後動手的機會。

習近平現在的尷尬就在於,他沒料到普京會來這麼一手,結果是,不僅失去了「解放台灣」的任何可能,而且還面臨被世界追究與普京「共犯」的前景。誰都知道,沒有習近平對普京拍胸脯,普京很可能不會走這麼遠。

不過,普京的致命誤判也給了習近平一個天賜良機,那就是讓他扮演一個把世界從第三次世界大戰中拯救出來的大英雄。習近平會這樣做嗎?他有能力這樣做嗎?這是全世界都在關注的問題。從中國網絡輿情來看,不能令人樂觀。因此,有良知的華人最現實的選擇,恐怕就是為烏克蘭人抵抗成功祈禱,為俄羅斯人反戰成功祈禱。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