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對抗進入新階段

2021-03-09
Share
【梁京評論】美中對抗進入新階段
粵語組製圖

今年北京的兩會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肅殺氣氛,其最重要的背景就是習近平對美國拜登政府已完全不抱希望。因此,在某種意義上,這是一次習近平的中國向拜登的美國正式宣戰的兩會。美中關係的最新轉折點,其實就是拜登上台以後,終於與習近平進行了兩人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第一次通話。有消息說,在長達兩小時的通話中,習近平佔了約一個半小時。兩人最大的收獲恐怕就是,親自驗證了通話前各自已形成的判斷,那就是美中對抗在武肺病毒禍及全球、而習近平卻完全拒絕承擔任何責任之後,再無逆轉可能。有報道說,習近平告訴拜登,他對香港、新疆和台灣問題若讓步,意味著要下台,而拜登也回應說,他要是放棄美國維護人權的領導責任,也做不成總統。這不能不令人當年鄧小平對撒切爾(戴卓爾)夫人說的話。

當然,習近平和拜登都明白,美中對抗不能回頭,但也沒有到打熱戰的時候。我們早就知道,習近平有超限戰的選擇,而拜登則選擇了「八國聯軍」對中國實施「高科技圍剿戰」。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已經「緊張有序」地進行之中,彼此都不存幻想,但也不想讓局勢失控。對於所有熟悉歷史和明了時局的人來說,應能感覺到這是一個令人沈重的歷史時刻。但現代科技的奇妙也在於此,絕大多數參戰人員,下班後都可以回到某種「和平」的環境中,繼續日常生活。

中國和美國及整個西方的對抗,與冷戰確有相似之處,但從中國統治者和國民的狀態方面,我感覺更像當年的義和團。冷戰是兩種社會理想和體制的全面對抗和競爭,壁壘分明,陣容齊整,沒有太多的利益瓜葛,而義和團運動時,大清政府和國民和西方已經有了很深的交往,正是在這種交往中凸顯的中西價值和文化衝突引發的多重危機,折射到了中國頂層的權力鬥爭中,國家命運被一人綁架。雖然朝野的明白人不少,但都發現自己沒有甚麼行動的空間。官僚和百姓對未來都感到迷茫,同時很多人也感染了反西方的情緒。從人數上對比,我相信今天中國有類似當年義和團仇外傾向的官員和平民,可能要多很多。也就是說,我們正在見證的,是一個現代高科技的「義和團」運動。

美國精英越來越意識到了這個「高科技義和團」對美國的威脅之嚴重性,據媒體報道,美國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I)最近向國會遞交了一份長達756頁的報告,承認美國在人工智能關鍵領域落後,建議聯邦政府優先加快在該領域創新的步伐,投資400億美元以促進該領域的發展,並大力培養技能人才。這顯然不是一個孤立的行動,而是拜登與中國對抗的一盤大棋中的一個環節。不難想像的是,他將把與中國對抗作為團結美國社會,推動美國重建的一個重要的動力機制。我相信,不管是誰,也不管是哪一黨上台,這個方針都不會改變。

美國擺開的這個架勢,對中國的國內政治意味著甚麼?我的看法是,這對習近平繼續長期掌權的努力是有利的。因為習近平可以從這個陣勢中看到,美國主流精英不想顛覆他個人的權力,而是著眼於重建長期的競爭優勢。但習近平也會有一個讓美國和西方很難吞下的苦果,這就是習近平對香港人的政治凌遲和人身迫害,以及對新疆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