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病毒與世界和中國之變

2020-03-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我們正在見證,2020年武漢疫情的爆發成為世紀性的歷史事件。這不僅是因為中國病毒不可阻擋地進入全球大流行,衝擊到世界每一個人的正常生活,給千萬家庭和個人帶來無妄之災,而且是因為,這個世界將從此被中國病毒所改變,而中國也將因世界之變而被改變。

中國病毒是否中國製造,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有定論。但即使不是科研人員在當局扭曲的激勵機制下爭名爭利的產物,中國病毒也逃不掉與中國人陋習的關係。想把中國病毒歸之於純自然原因,甚至是歸咎於美國製造是徒勞的。至於中國政治領導人,尤其是習近平本人要逃脫對疫情失控導致全球大流行的責任,更將是徒勞的。但是,習近平和中國當局試圖逃脫責任的所作所為,還是震驚了整個世界。雖然忙於應對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各國政府乃至民間社會,現在還無暇表達他們對此的驚訝和憤怒,但沒有人會懷疑,這筆賬遲早是要算的。

我相信,習近平和中國當局毫無愧疚之心的言行,尤其是他們還要國民和世界對他們感恩的無恥妄想,令所有正常思維的人震驚之餘,也一定會刺激許多人思考這樣的問題:中國的政治敗壞何以能走這麼遠?難道中國的精英和百姓對強權就懦弱和順從到如此不可救藥的程度?雖然我們看到「方方日記」迫使當局收回「感恩教育」,更看到任志強「一士之諤諤」,發出了激烈的討習「檄文」,但還是很難改變這樣一個大的判斷,那就是深陷「政治大一統」文化陷阱的中國社會已無力自拔,否則,中國版的「皇帝新衣」,怎麼會演化到如此令人不可思議的程度。

如果還有人懷疑這個判斷,不妨看一下從蔣彥永到李文亮再到最近的鐘南山所折射的專制社會蛻變軌跡。蔣彥永以犧牲自由為代價,畢竟還達到了他吹哨報警的目的,也推動了媒體為民發聲;到了李文亮,他並未敢阻止當局隱瞞疫情,而是僅僅為提醒同事小心就付出了生命代價;而在上次「非典疫情」中表現不俗的鐘南山,這一次雖然為李文亮之死流淚,卻甘心做「黨的工具」,而他代表了當下中國社會的主流思維:中國別無選擇,否則會更糟。

那麼,此次台灣防疫的出色表現以及其他民主自治社會以較小的社會和經濟代價達到更好防疫效果的事實,也不能給中國人任何新的啟示嗎?我看不能,因為中國人已經見識了外面的世界,且生出了一種所謂「文化自覺」,也就是對「大一統」的文化宿命。這種對專制秩序的文化宿命深深地「嵌入」到中國高度中央集權建構的政治和社會網絡中,強化了這些網絡的「鎖鏈效應」,癱瘓了中國社會反抗專制權力的集體行動。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專制中國給全球帶來傷及所有人的嚴重後果,包括即將發生的經濟後果,外部世界就不可能真正理解政治大一統的中國在全球化時代必然自毀毀人的邏輯,也就很難幫中國走出困境。因此,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將給世界帶來的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深化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認知。這當然不會容易,代價也不會小,但我相信,隨著習近平不斷加大賭注來證明自己偉大,證明中國制度「優越」,中國病毒大流行的後續災難,將促成空前多的人完成這種認知,這當然有助於中國發生巨變。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