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移民和難民是應對中國未來危機的核心挑戰

2024.03.12
【梁京評論】移民和難民是應對中國未來危機的核心挑戰
圖片來源:Aly Song / Reuters / 粵語組製圖

美國和西方給共產中國歷史性的機會加入資本主義全球經濟體系,有一個心照不宣的動機,就是希望中國走出貧困,會減少世界因貧困人口太多而失序的機會,至少,可以減少中國崩潰帶來巨大難民潮的機會。現在,隨著中國經濟失控的風險越來越高,這個夢魘又回來了。美國共和黨把邊界失控問題提升到壓倒一切的地位,反映了有相當多的選民對移民問題不安。

為甚麼世界的窮人變少了,窮國對發達國家的非法移民壓力並沒有減小?為甚麼中國的人均收入增長了十倍,中國非法移民對發達國家的潛在威脅反而更大,一旦經濟崩潰,社會失序,中國經濟難民和環境難民對國內和國際秩序的潛在威脅更加難以想像,因為現在中國人偷渡的資源和技術手段已經遠非毛澤東時代可比。此次俄烏戰爭,烏克蘭有超過兩百萬,俄羅斯有近百萬的人出走躲避戰爭。而加沙的人道危機,也與埃及和阿拉伯國家拒絕接受難民有很大關係。

中共對專制秩序的信心一大來源,就是中國人怕亂,一個亂字,包含著這個古老文明最恐怖也最久遠的集體記憶:盜賊蜂起,餓殍遍野,人自相食。中國的周邊鄰國乃至整個國際社會,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中國一旦陷入這種慘境,外部世界不得不盡人道義務,卻又力不從心。但嚴峻的現實是,習近平的倒行逆施和「我將無我」的偏執,正在讓國際社會對中國專制政權的道德底線失去信心。

在這種情況下,流亡海外的反對派人士,當然應當表示出自己的政治擔當。但如何不僅讓留在國內不滿當局的政治力量有信心,而且讓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反對派有信心?這是很大的挑戰和考驗。標誌性問題,就是你能不能拿出一個有想像力、有說服力的辦法,回答未來的政治危機必將提出的重大難題,其中一個核心的難題,就是移民和難民問題,在中國,國內移民問題與國際移民問題高度相關,國內遷徙拿不出可行方案,很難避免出現大規模的國際難民潮。

避開移民的核心難題去談其他問題,我的判斷是,很難接地氣,很難說服人。在今天的世界,如果一個陷入險境的家庭有機會通過非法移民,讓自己的後代生活在一個有基本福利保障的法治和民主社會,他們會不在乎本地和本土未來如何建設法治和民主。過去,很多人沒有或看不到移民選擇,今天,有太多人認為自己有這個機會。這是任何設計中國未來的人不能不面對的挑戰。

同樣道理,中國未來的移民和難民問題,也是美國和西方發達國家最關心的問題,是國際社會最關心的問題。流亡的中國反對派贏得海外支持的最大挑戰,就是有沒有能力針對難題,設計可行的應變方案。中國未來的危機一旦爆發,美國既怕干預又不得不干預。怕干預,是他們有太多沉痛的教訓,如不久前的阿富汗、伊拉克,但不得不干預,是中國的政治轉型,對美國和世界的利害關係實在太大。問題是,美國與國內的變革者合作不是比海外流亡者更接地氣嗎?過去可能是這樣,但現在情況有所不同,因為國內政治話語空間已經完全被窒息了。那麼,享有思想、言論和政治自由的海外華人,能為中國變革提供靈感嗎?我相信有這個機會,也有人會努力,關鍵在於有沒有足夠的想像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