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病毒與美中對抗的新格局

2020-05-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國病毒或中共病毒從根本上改變了美中對抗的大格局,從長遠看,新格局對中國非常不利而對美國則相當有利,這一點所有人都看到了。但如果你對比最近兩國的國內政治,則不難發現,雖然習近平的日子非常不好過,但隨著美國確診和死亡人數的大幅上升與中國疫情明顯得到控制,特朗普的日子似乎比習近平要難過。有報道說,中國國內輿情近期已發生了對習近平有利的轉變。在李文亮去世的2月初,主導中國輿情的青年網民對習近平和中共的憤怒曾達到89年以來的最高點,但僅僅兩個月,反美情緒就壓倒了對中共的不滿。

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這一變化對美中對抗的前景意味著甚麼?首先必須承認,不能把中國內部輿論的這個轉變簡單歸因於中共宣傳的成功,尤其是不能歸因於中共「戰狼外交」的成功。中國輿情的變化確實反映了不少網民的真實情緒,那就是對中共政府有效控制疫情的自豪以及對特朗普未能及時控制美國疫情的幸災樂禍,其中包含的民族主義情緒當然和中共洗腦有關,但也與中國文化與社會的弊病有關。

需要強調的就是,中國網民的主流情緒,其實並不能代表中國的整體民意,因為佔中國人口多數的所謂「低端人口」,在網上輿論平台上的表達被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極不公平的經濟和社會現實,極大地壓制住了。中國社會底層不僅很難自主發聲,且試圖代表他們發聲的國內和國際媒體,也遭到中國當局極為嚴厲和有效的壓制。

中國輿情對習近平有利的這一轉變,至少可以部分解釋為甚麼他面對全球要求賠償的壓力不斷上升,選擇了更加「戰狼」化的強硬姿態。不過,我支持這樣的判斷,那就是習近平更加強硬的姿態,與特朗普面臨敗選風險上升有很大關係。也就是說,習近平看到了特朗普落選的可能性在增大,因此做出了此時不與特朗普緊密合作、不幫助特朗普連任的政治決策。那麼,這個選擇是否意味著習近平已經做出了與美國決一死戰的決定?我相信美國方面並不這樣看。

我的理由是,自習近平上台以來,美國精英已經積累了與他打交道的大量經驗,對他的性格、思維方式乃至決策風格有了相當深入的了解。也就是說,美國高層對習近平的了解,其實超過了絕大多數的中國人。習近平雖然在意識形態和價值取向上與美國極端對立,但是他最關注的是保住自己的權位,為此,他不僅不會輕易與美國「搏命」,而且可以做出重大讓步,甚至不惜犧牲中國的長遠利益。也就是說,習近平是一個「理性」的領導人,或者說是一個自私的領導人。這意味著美國和西方有機會與習近平做交易,但這種交易與當年美國和西方與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做的交易性質上有很大不同,從而有著不同性質的風險。

習近平顯然是在看形勢,如果特朗普勝算很高,他就很可能對特朗普做出重大讓步,包括接受國際調查病毒起源的主張,但如果特朗普很可能輸,習就會準備與拜登做交易。那麼,這是否就意味著美中對抗全面失控的風險不大呢?我的看法是,美中因擦槍走火而引發戰爭的風險因中國病毒而減少了,但因中國經濟下滑失控而帶來的社會秩序失控的全球風險在上升,因為中國當局至今拿不出緩解經濟危機的思路和辦法。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