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病毒與文明衝突

2021-05-11
Share
【梁京評論】中國病毒與文明衝突
粵語組製圖

最近世界局勢最令人失望的發展,就是印度疫情突然失控。此前很多人都以為,今年夏天以後,隨著美國和發達國家的疫情全面好轉,他們就能騰出手來援助其他國家,從而在不太長的時間,令世界經濟恢復「正常」。現在看來,印度疫情的嚴重惡化,正在令全球疫情不得不「進入下半場」,而搞得不好,這個下半場還需要「加時賽」,帶來更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

正如許多人都已經看到的,這場由中國病毒導致的「全球大疫」,將會深刻地改變人類的生活方式,疫情拖的時間越長,這種變化就會越大,影響也越深遠。那麼,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中國病毒給整個世界帶來的這場大災難的長期化,將意味著甚麼呢?我最近讀亨廷頓的名著《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對思考這個問題帶來了不少啟示。

說實話,我雖然早就讀過亨廷頓上世紀90年代的那篇著名文章,卻一直沒有去讀他2007年出版的這部名著。讀下來,對他的遠見卓識和直言不諱的勇氣,更加佩服。多年來,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因為「政治不正確」,不僅遭到左派的嚴厲批評,連右派也不大敢公開出來挺他。但是,在真實的世界中,亨廷頓的影響其實是越來越大。不難想像的是,不少國家的「政治強人」和好戰的「鷹派」都會一遍一遍地重讀他的大作。這樣一來,九泉之下的亨廷頓絕對逃脫不掉的道德指責,就是他的「文明衝突論」大有加劇文明衝突之嫌。

亨廷頓重要的預見之一,就是中國崛起將對西方文明帶來危及全球秩序的挑戰。在我看來,就理解美中對抗而言,亨廷頓的「文明衝突」框架,內涵遠比「修斯底德」陷阱更深刻也更貼切。美中衝突不是一個單純的「爭霸」問題,而是基於難以克服的價值和文化認同衝突。雖然非西方文明之間也會有「文明衝突」,但文明衝突的主線,是非西方文明在被迫現代化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產生對西方文明的不滿。因此,隨著西方文明相對實力的衰弱,這種累積的不滿就會引發災難性的衝突。

亨廷頓還預見到,對南海控制權的爭奪,會成為引爆美中衝突的導火索。在最壞的情況下,美國有可能放棄與中國打仗的選擇,因為美國既得不到日本的支持,也得不到印度的支持。日本倒向中國是因為中國太強大,而印度則希望從美中全面對抗中漁翁得利。亨廷頓的這種分析確實有很深厚的人性和歷史根據,但也正如他所指出的,歷史不可預測,因為有太多不同的可能性。亨廷頓顯然不可能預見到,人造的「中國病毒」因事故而洩露並且在全球傳播,結果是對文明衝突的格局帶來重大影響。

現在看來,由中國病毒導致的這場曠日持久的全球公共衛生災難,正在令亨廷頓最悲觀的想像難以成真,也就是說,由於中國病毒肆虐,中國若與美國和整個西方文明攤牌,會陷入極大的孤立。這應該是一件好事,因為這不僅可能讓目前正在發燒的中國變得冷靜,也會給亨廷頓所說的幾個「核心文明」創造更多合作機會,從而在根本上減小全球文明衝突的風險。中國之所以被孤立也會成為這種格局的極大受益者,是因為即便中國不能以外戰而是以內亂方式來進行「文明自殺」,一個更加合作的外部世界,也將會伸出救援之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