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拜登將打贏兩場歷史性的正義之戰

2022.05.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拜登將打贏兩場歷史性的正義之戰
粵語組製圖

儘管拜登的民調似乎又創新低,但我相信他一點也不會為此而煩惱,因為他知道,自己將成為不僅是美國史上,而且是世界史上最幸運的政治領袖:他將在自己任內,甚至可能在今年,也就是2022年內,領導自由世界打贏兩場影響歷史走向的正義之戰。一場,當然就是支持烏克蘭抵抗俄國侵略的戰爭,而另一場,則是遏止中國發展高科技的全球供應鏈重建之戰。半年前,這樣快的格局變化是無人能想像的,而現在,就連普京和習近平最「鐵桿」的支持者,也看明白了這兩個強人大勢已去的現實。

人們都看到,拜登最大的幸運,來自他的對手,也就是普京和習近平這兩個獨裁者幾乎同時犯下「顛覆性」錯誤。我們都知道,如果普京傾全力佔領烏克蘭南部,而非企圖一口吞下整個烏克蘭;如果習近平借著奧密克戎(Omicron)新變種毒性較低,及時退出「清零」的防疫策略,拜登不會有現在這樣的百年機遇。問題是,我們如何來理解和描述普京和習近平的「昏招」對整個世界格局帶來的改變?這種改變又如何給拜登贏得兩場正義之戰帶來了必勝的機會?

我認為用核裂變做比喻,有助於我們理解和描述當前世界的狀態。在2022年之前,普京和習近平都用一種持續施壓和脅迫的策略來威懾和分化西方乃至世界,除了核武器,普京靠的是能源的壟斷,習近平則靠的是供應鏈的控制,他們在為世界經濟提供動力的同時,也不斷增加控制世界的權力,這有點像可控核反應。但是,俄烏戰爭和中國「清零」, 無意中把這個危險的遊戲推向了「鏈式反應」的臨界點。如果說,俄國粗暴入侵烏克蘭迫使所有政治和文化精英不得不即刻做出明辨是非的立場抉擇,那麽,中國的野蠻封城,則迫使全球貿易玩家不得不做出去留中國的利害選擇。立場選擇之變猶如中子源增加,而利害選擇的結果是讓物流擾亂和市場震蕩帶來的總量不確定性,突破了經濟災變的臨界點。

面對這個挑戰,拜登和美國必須也必將打贏對普京的俄國和習近平的中國這兩場戰爭,不僅是因為整個世界都看到,讓普京和習近平得手的後果不可接受,而且,許多人還看到,美國不出手,普京和習近平禍害造成的國內亂局,也將對世界秩序構成巨大威脅。拜登的幸運和美國以及世界的幸運就在於,拜登有足夠的經驗,包括失誤的經驗來理解這一切,同時也有能力,贏得足夠多的民主國家領導人和精英的合作。

拜登領導的這兩場正義之戰必勝的原因不難理解,但其代價則難以估量。總體上,普京和習近平任何一個能早一點「體面」下台,都有可能大大減少全球的代價。這種可能性目前在俄國和中國都在增加,因為兩國的體制內精英都對「主子」失去了信心。中國是否有更好的機會?畢竟普京給俄國百姓帶來過一些實惠,而習近平執政十年,幾乎讓所有人都失去更多。我對普京和習近平「體面」下台仍抱希望,還來自這樣一個因素,那就是這兩個人現在都是「病夫治國」。我相信,兩人的生理和心理病態,與他們所犯的「顛覆性」錯誤不無關係。兩國的政治精英,如能創造一個讓獨裁者以「健康理由」下台的機會,將標誌著這兩個東方帝國,向「現代政治文明」邁出了寶貴的一步。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