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共百年對中國精英的雙重挑戰

2021-06-29
Share
【梁京評論】中共百年對中國精英的雙重挑戰
粵語組製圖

中共百年竟然會對整個世界帶來如此大的恐懼和不安,是當年共產主義的信徒們,不分中外,都很難想像得到的。這倒不是因為他們不信共產主義終將勝利,而是因為今日中共之權勢,與信仰共產主義毫不相干。人們現在怕的不是共產主義的中國,而是害怕打著共產主義旗號的中國壞皇帝。歷史上,中國的壞皇帝可以給整個中國帶來巨大災難,但這種災難對其他文明衝擊似乎並不大。這一次不同了,中國的壞皇帝已經不僅是中國人的噩夢,也是全人類的噩夢。我們雖然確信,這場噩夢一定會結束,但它將如何終結,以甚麼樣的代價終結,無人能料。

今天,全世界都不得不陪著中國人「熬日子」,凸顯了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國歷史上的「壞皇帝」難題不但沒有因「現代化」而破解,反而通過「經濟全球化」演變成全世界的難題。最近,北京當局對香港的政治凌遲,割到了港人的最痛處——新聞自由。每一刀都不僅向港人,也向所有同情港人抗爭的人傳達了這樣的信息,誰能奈我何?

中國為甚麼難解「壞皇帝」問題?這不是一個可以用左右之爭,霸權之爭甚至是身份政治的話語能講清楚的問題,而不能不涉及到如何理解中國政治文化這個難題。中共百年不死,反而成為世界的最大禍源,對良知尚存的中國文化精英來說,是一個無法迴避的認知挑戰。習近平對中國歷史的糟蹋,已成為21世紀的全球笑柄,也令所有嚴肅的中國史家蒙羞。僅僅「不降格」是不夠的,而需要學中國歷史學家陳寅恪那樣,從全球的視野去探索中國歷史的深層邏輯、特別是中國政治演化的深層邏輯,發掘人文主義的本土源頭。雖然這樣的努力未必能對解決「壞皇帝」的難題有直接幫助,但沒有這種努力,就不可能重建中國文化身份的尊嚴,因而也無助於必將到來的秩序重建。

說到秩序重建,不少人相信要解決當今中國的「壞皇帝」問題,難逃某種形式的「國際共管」。究竟是終結二戰的德國式還是日本式,甚或是21世紀升級版的「庚子條約」,這些都是現在完全無法想像的問題。但有一個挑戰是所有關心中國和世界命運的人現在都需要面對的,那就是如何想像未來中國和世界的秩序。這一次中國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事實上已經全面啟動了中國和世界秩序的重建,因為冷戰後的世界秩序,已經被這場全球瘟疫徹底解構了,美中關係回不去了,過去的貿易模式恢復不了,因為過去的科技交流模式、文化交流模式都恢復不起來了。

有人會問,既然未來如此不確定,包括戰爭的形式,國際社會圍堵中國的形式,中國內部危機爆發的方式,等等等等,都不確定,想像未來中國和世界的秩序有任何意義嗎?從比較長的時段看歷史的邏輯,也就是理解歷史的因果關係,不難發現,對未來的想像是人類推動秩序演變的一個重大因素。其實中共百年本身,也提供這種啟示。沒有馬克思的想像,沒有毛澤東把農民造反與列寧主義結合起來的想像,不會有今日中共的百年之慶。因此,中共百年之際,中國人面臨的真正挑戰,是能不能超越前人的想像來建構未來的中國秩序。那種「除了大一統中國別無選擇」和「不分裂中國別無出路」的斷言,其實都是缺乏想像力的症狀。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