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美中对抗的重要拐点

2019-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大阪G20会议期间举世瞩目的峰会,是美中对抗的一个重要拐点。如果从峰会表面结果看,特朗普似乎对习近平做出了不少的让步,重要让步之一,就是不继续加关税,更重要的是,美国答应所谓「重启」谈判,也就是说,以前那个让习近平的政治对手抓住把柄的「卖国文本」完全不作数了,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公开了,理论上一切都可以重新谈。但是,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习近平在特朗普耳提面命的高压下不得不来大阪见面本身,就说明他已经无牌可打,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在个人关系上尽量给足习近平面子。

在习近平无牌可打的情况下,特朗普为甚么不选择再加一把火呢?一种解释就是他的高关税策略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国内和国际阻力,对他竞选连任不利。这虽然是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在我看来并不是特朗普的最大关切。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从美中对抗的大格局来看,特朗普的贸易战已经取得比预期更大的胜利,这一点可以从美国已经获得完全的战略主动权看得非常清楚。不仅如此,美国方面通过贸易战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对中国的内情,尤其是对中共,包括对习近平的弱点,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容易犯的错误,或者说最危险的错误,就是「追穷寇」。因此,我对特朗普目前对付中国的基本方针之解读,就是「穷寇勿追」。

无论对特朗普的个人利益,对美国利益,乃至对中国和世界的利益,这个方针都是正确的。为甚么这样说呢?了解中国的人都知道,中国国力变化的一大特点就是「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这个特点与中国大一统的政治和社会秩序有非常大的关系。美国与中国对抗,最怕的就是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中国实力超过美国预判,结果是在对抗中导致美国遭到重挫;另一种则是,中国实力不仅被美国大大高估,更被中国统治者自己大大高估,交手结果是中国不堪一击,带来一败涂地、殃及鱼池的风险。我的判断是,美中对抗目前正在发生的拐点就是,美国的主要顾虑,正在从以前面一种情况为主,转变为以后面一种情况为主。特朗普对金正恩格外忍让,背后也有这个因素。

这个判断的基本依据就是,在这次贸易战为形式的美中对抗中,中国高层的决策能力,习近平在党内地位的稳固程度,以及中国经济的「抗打击能力」,都比许多人事前预料的要差很多。你可以说这是特朗普策略的高明所致,但随著时间推延,更多人会看到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内瓤已烂的实情。因此,那些看不上特朗普的人现在也不能不承认的就是,没有特朗普打贸易战,恐怕美国对中国实情的这样一个认知,要付出更长的时间和代价。

对于那些惯于一切皆必然的思维方式的人来说,特朗普的贡献没有太大意义,反正中国要崛起为世界第一,任何人都将阻挡不住,或者,反正中国迟早要崩溃,希拉里上台中国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但对于那些相信历史是被创造出来的人来说,理解特朗普打开的新局面所包含的机会和风险,是当务之急。「穷寇勿追」这一古训的真谛并非是所谓「见好就收」,而是告诉你,理解大胜,尤其是理解意外顺利的胜利带来的风险和机会,需要有一种自制力,也需要一段时间。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