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難解的香港政治困局

2019-07-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問題正在成為2019年中共最棘手的政治難題,這是很多人事前很難料到的。與中共對外和對內的其他政治難題相比,香港問題有不少特點,最突出的一點,就是無論中共決定妥協,還是選擇強硬的方針,似乎都很難解決問題,甚至無法把問題暫時擱置起來。這意味著香港問題存在很大的失控風險,有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對中共政權帶來意外的重大衝擊,從而全面加劇中共,尤其是加劇習近平的政治危機。

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呢?首要的原因當然是中共嚴重低估了香港人民對中共不斷侵蝕他們的基本權利所積累的不滿,更低估了香港青年一代為自己和香港的自由不惜拼死一搏的決心。導致這種低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大陸與香港人在秩序理念和文化上的重大差異。總體上,中國文明缺乏自治和法治的傳統,但香港是一個例外。英國對香港百餘年的統治,令自由秩序的理念逐漸內化為港人的主流文化和行為規範。離開了這種文化和規範所支撐的社會秩序和氛圍,港人不僅會不自在,更會產生一種深刻的恐懼和不安,這是沒有類似的社會和文化體驗的大陸人所無法理解的。

當然,歷史上很多曾經自由過的族群和社會,在外來暴力的統治下最終還是被摧毀了。因此,不僅中國大陸當權者,而且有不少大陸百姓,都認為港人的這種「殖民地」惡習,也可以被中共用強力手段「糾正」過來。不過,他們不大能理解的是,英美社會是中共對港人暴力施政的巨大障礙。在英美人看來,一旦港人清楚地表達了自己捍衛「英式」自由的決心,英美就有一種難以推卸的義務和責任來支持港人。不了解英美歷史的人不會懂得,這種自由人之間的「信仰紐帶」對英美的內政和外交所具有的巨大支配力量,絕不是通過「利害權衡」可以簡單化解的。換句話說,中國官家和民眾對英美視港人為「自由人同類」的態度之不理解,包含著很大的外交風險。

經歷了幾十年的改革開放,我相信中共上層中,還是會有一些人,能看明白這種重大的歷史和文化差異給香港問題帶來的失控風險,而在香港方面,則更不乏政治和文化精英能理解兩邊的認知差異及其帶來的政治風險。麻煩的是,兩邊精英中這種具有相互理解能力的人,對化解或緩解香港目前的政治困局所隱含的巨大風險,都很難做出建設性的努力。這是因為香港的政治幾乎處於完全的無組織狀態,或者說是無有效政治權威的狀態。

這個問題雖然在衝突剛發生的時候容易遭到忽視,但隨著危機和衝突的升級,會看得越來越清楚。實際上,越來越多的人都希望危機和衝突能用理性的辦法來解決,但多方面的利益集團都缺乏有政治權威的領袖,必然結果就是難以進行真正的對話和談判。對這一危險狀態唯一的責任方,就是中共當局。因為香港作為一個自治和法治的共同體,各個利益集團是有機會產生比較好的政治領袖的。但無論是對反對派還是建制派,對那些具有領袖潛質的人中共都一概不信任,一概加以排斥。現在的中共當權者,正在為此而付出代價。這個代價究竟會多大,現在還看不清楚,但我同意這樣的判斷,那就是這個代價可以大到超乎所有人的預料,讓中共後悔莫及的程度。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