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從元朗事件看香港自救的機會


2019-07-23
Share
com0723-fb.jpg 【梁京評論】從元朗事件看香港自救的機會

過去幾天香港政局的發展,意義不亞於上月發生的兩百萬人大遊行。兩百萬人上街和平抗爭,明確宣示了港人自救的集體意願,贏得了自由世界的同情與支持,但是,面對如此強大的中共專制,港人自救會成功嗎?經歷過六四屠殺的這代人,尤其為香港青年捏一把汗,因為他們太知道,為了保住權力,北京當局只有利害計算,沒有道德底線。

那麼,北京這一次對香港大局的判斷是甚麼呢?很多人現在知道,習近平做出了不許香港流血的指示,說明當局認識到香港治理崩盤將危及中共統治。這樣一來,有政治經驗的人都知道,香港可能因此進入更危險的階段,因為正如六四前的北京一樣,當局不流血的決定,不是無條件的。所以,當港警與抗爭市民關係越來越緊張,部分抗爭者決定進一步升級挑戰中央權威的時候,許多人都有了強烈的不祥預感。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元朗事件發生了。這個令人哭笑不得的「恐襲事件」,雖然嚴重傷害了一些無辜市民,但對圍繞香港未來的博弈大局而言,起了意想不到的警醒作用。歷史事變有時會令人不可思議地奇妙,元朗事件恐怕是最新一例。

在元朗地鐵站見人就大打出手的「白衣人」給港人帶來的恐懼,現在已完全壓倒了學生衝擊中聯辦帶來的憂慮。不管此前香港的中共勢力以及被中共馴化的港警與「白衣人」有何種勾結和默契,我認為包括建制派在內的所有香港權力和文化精英,此時和廣大市民一樣,都意識到了整個香港秩序被「義和團」綁架的現實危險。

如果說在享有多年法治和社會自治的香港,「義和團」的幽靈還能有這樣的表現,那麼,在完全沒有法治和自治的大陸,一旦發生嚴重失序,這個幽靈就有可能瞬時變成一個可怕的巨魔。而事實上,我認為中共當權者非常清楚這種危險的現實性,卻無法走出這個由他們自己一手造成的文化陷阱,因為中共本身就是借助這種破壞性極大的痞子文化奪得政權的。

習近平比慈禧高明之處,就是他還沒有被內地的「義和團」勢力完全迷惑,糊塗到對特區當局下「開槍令」,否則林鄭是不敢「亂命不從」的。習近平需要一個穩定的香港,不是因為他相信法治和自治是化解中國治理危機的出路,而是因為他還需要時間來建立一個以大數據和AI(人工智能)為技術基礎的獨裁體制。他知道,在這個「中國夢」實現之前,香港不能亂,否則,中國就得不到西方的各種技術和金融的資源來實現他的「中國夢」。

我以為自由世界不可能接受習近平的這個願景,但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用全面戰爭的手段來阻止習近平的這個「中國夢」。正是這樣一個大格局,給了香港一個自救的機會。原因之一,就是西方也需要一個穩定的香港,以便比較從容地調整產業鏈,調整地緣政治布局,有時間改革本土治理,這才可能與中國進行長期的競爭和對抗。當然,這一大格局並不意味著香港就一定能夠自救,元朗事件的啟示正在於此。如果香港守不住法治的底線,特別是守不住司法和執法隊伍去政治化的底線,香港自救就無從談起了。而反過來,如果香港精英和市民守住了這個底線,香港的法治和自治文化,就有可能像百年前那樣對內地產生重大影響,催生一場重建共和的光榮革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