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特朗普的偉大決斷

2019-08-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上周,我們見證了21世紀最重要的歷史性時刻之一,那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把美中經濟戰升級到最高水平,也就是完全以對待敵國的方式來全面制裁中國。這一歷史決斷的重要性,堪與百年前威爾遜總統決定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相比,也堪與羅斯福總統決定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相比,也就是說,這一歷史性的決斷,將會對21世紀的全球秩序重建發生根本性的影響。

可以想像的是,即使是支持特朗普對中國強硬的人,也有不少人質疑他的這一決斷。最主要的顧慮,就是這一決斷是否給美國和整個世界帶來太大、而且是不必要的風險?或者說,這一決斷會讓美國乃至數以億計的中國和各國人民遭受不必要的犧牲和苦難?必須承認,這種顧慮有相當道理,但我還是認為,特朗普的這一決斷,是一個偉大的歷史性決斷。我的主要理由就是,特朗普的這一決斷恰恰很可能不是增加全球秩序重建的風險和代價,而是減少這種風險和代價。

為甚麼這樣說呢?隨著中國崛起和美國相對衰落,全球秩序正在瓦解,這是一個不爭的基本事實,同樣不爭的事實就是,美中對抗將主導和決定21世紀全球秩序重建的過程和結果。作為中國人,我當然希望中國能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一個非常積極的角色,為人類文明應對21世紀的重大挑戰做出輝煌貢獻。但我不能不面對的事實就是,中國在美國幫助下崛起之後,雖處於空前有利的國際環境,卻選擇了一條自毀和毀人的邪路。習近平不僅沒能把中國從這條邪路上領出來,反而在這條邪路上越走越快、越走越遠,不僅置中國於險境,也把美國和整個文明世界置於嚴重的險境。

對這一危局,美國國民和精英已越來越清醒,但有識之士也看到,中國已坐大,美國養虎為患、尾大不掉,無論誰來當美國總統,都要面對難以應對的中國挑戰,美國和整個世界都不可避免為此付出巨大代價。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習近平自以為中國不僅在軍事上,而且在經濟上,都具備了與美國同歸於盡的能力,有實力以「玉石俱焚」來要挾美國,令其不斷做出原則性讓步和妥協,實現習本身的「中國夢」。

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刻,無數人的命運將取決於特朗普和習近平兩人性格和智慧的較量。雖然我從未懷疑邪不壓正、中國最終會輸,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一定會贏,這不僅是因為特朗普本人有嚴重缺陷,而且美國自身的危機也非常深重。我以為自特朗普上任以來,美中對抗發生的一件十分幸運的事情就是,習近平在與特朗普的博弈中,犯了致命錯誤,而特朗普則敏捷地抓住了習近平露出的每一個破綻。

習近平的主要破綻其實並非他對特朗普個人以及美國國情做出了嚴重誤判,而是他在國內的倒行逆施令自己徹底喪失了政治權威,以至很難像希特勒那樣全面動員中國的國力,包括軍力來支撐他與美國「同歸於盡」的威懾。而特朗普在與習近平的博弈中,不僅對中國威脅有了更全面和深入的認識,對習近平的性格弱點及其政治困境、對中國經濟的死穴也都有了非常透徹的了解。也就是說,特朗普做出了這樣的判斷,習的中國不可能以核戰來威懾美國,而此時不果斷出手給習致命一擊,美國就可能失去歷史性的時機。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