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世界秩序的重建

2022.08.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世界秩序的重建
粵語組製圖

最近拜登對習近平現在的狀態發表了議論,大意是習近平有點兒不知所措,摸不著北。美國總統對中國的國家主席進行這樣的揶揄,並不多見。拜登顯然知道習近平的日子不好過,但除了表達對習近平的嘲弄,拜登是不是還有更深的政治含義呢?我認為是有的,那就是他希望習近平不要像普京那樣,把事做絕,而是要迷途知返、知難而退。

有人會說,拜登此時爭取習近平轉變,有意義嗎?我的看法是,只要有一線希望,美國爭取習近平轉變,爭取中國合作,都是絕對必要的,因為習近平若能轉變與美國對抗的立場,中國如能與美國重新合作來應對世界秩序面臨的嚴峻挑戰,就有可能挽救數以億計,甚至是數以十億計的人命。

我曾經提到Peter Zeihan的新書《The End of the World is Just the Beginning》(世界末日方開始),我現在知道,這本書的內容已經在國內知識精英中傳開。我相信,知道這些內容的人,一定會被作者全景描繪的全球大災難正在到來的邏輯所震撼,尤其是被中國大難臨頭的警告所震撼。

普京在習近平的暗助下,公然對烏克蘭發動全面入侵,引爆了21世紀的世界秩序危機,同時也引爆了氣候變化的危機,全面啟動了世界經濟極速去全球化的災難進程。最可怕的是,絕大多數國家和政治領導人和商業精英,對此都完全沒有準備。這就意味著,書中描繪的最壞可能實現的機會大大增加。數十億人,包括數億中國人,可能因此而死於非命,特別是死於飢荒,而很多人都以為,這種災難早已屬於過去。

聽完這本書,我不由對作者肅然起敬,因為他的警告,給了世界,尤其是給了中國人自救救人的機會。習近平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我希望他能,如果他抓住這個機會,他就會成為比斯大林還要幸運的歷史人物。斯大林罪惡累累,但抓住了希特勒給他的機會,竟然成為「解放者」和「勝利者」。習近平雖然也有不少罪惡,但遠未到斯大林的地步,但是他若能幡然醒悟,將惠及天下蒼生,功德無量。

不少人會認為,習近平不可能改弦更張,因為他既沒有退路,也沒有做好事的能力——他沒有斯大林那樣的本事。相信這正是拜登向習近平傳遞的信息之意義所在,他告訴習近平,你還有最後的選擇機會,或者說,由於利害關係太大,美國和世界都願意給你最後的機會。

問題是,習近平在黨內和國內的敵人如此之多,習近平此時放下刀把子,不是自尋死路嗎?我的看法是,中共高層從自己的利害計算,也很願意給習近平一條體面的退路。最重要的是,中國有足夠多的人都相信,存在著「自己活也讓別人活」的歷史性機會,也就是說,中國有可能重設權力博弈的規則和道德底線。

如何來理解這種可能性的存在呢?又為甚麼歷史上中國很難有這樣的機會呢?這是一個不易回答的問題。我的解釋是,歷史上,很難有一人之退不僅利天下,且為天下所共知這種可能。曹操之所以悟出「寧我負天下人,不天下人負我」這樣的「道理」,就是因為當人人都想殺人得天下時,一個有抱負的強者,退出競爭毫無意義。但時代變了,習近平之幸運,就在於他有機會不僅一退利天下,且盡為天下知。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