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對抗:是爭霸世界還是價值對決

2020-09-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習近平下令發射中程導彈來威懾頻繁逼近中國沿海的美國艦艇和軍機,標誌著美中對抗已經進入到一個具有決定意義的關頭。在這個包含著巨大風險且影響深遠的歷史時刻,許多中國人,包括許多並不支持習近平的中國人都普遍相信,美中對抗的根本原因,就是美國不希望中國成為世界老大。哈佛學者借用「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一說,更強化了這種解讀。其實用這個比喻來解讀當代的美中對抗,非常不貼切。

由於中國人口遠超美國,一旦實現經濟全球化並全面掌握了最新的技術,經濟上超過美國而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本是一個自然的趨勢。對此,美國精英並非不能預見。美國精英的錯誤在於,他們曾相信,這個過程必能改變中國人的價值觀,至少,多數中國人不會不惜代價地與西方主張的普世價值對抗。而他們終於發現,讓多數中國人接受西方推崇的普世價值並不容易,更麻煩的是,多數人不僅很難制止習近平這樣的領導人挑戰美國和美國的價值,而且,很容易被習近平的宣傳蠱惑和裹挾。這當然與中國極權體制的禁錮和壓迫有關,但也有其文化和認知的原因。

許多中國人接受了中國官方的這樣兩個觀點,第一,既然中國經濟世界第一,就證明中國沒有必要接受普世價值,而更應堅持自己的價值和制度。過去中國不挑戰美國,是因為美國是老大,等中國成為老大,美國也不應挑戰中國,這是中國文化「差序格局」應有之義;更重要的是第二條,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國權力精英和許多文化精英都真誠地相信,中國已經對美國做了巨大讓步,那就是不把自己的價值強加於美國,而是讓中國價值和美國價值「共存共榮」,為此,中國已經、並將繼續讓美國得到各種經濟實惠。如此一來,美國非要把他們主張的普世價值強加給中國,就太不講道理了。

不容否認的是,這一套邏輯不僅蠱惑或裹挾了不少中國人,特別是那些在中共體制中享有各種特權的人,也迷惑和裹挾了不少美國和西方人,尤其是那些從中國得到很多實惠的西方權力精英、金融精英以及文化精英。雖然在此次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前,已經有很多有識之士看到了習近平的中國夢給中國自身和世界帶來的巨大危險,但坦率地說,若不是這次全球大疫,無論在中國還是在世界,中國自毀毀人的勢頭恐怕很難被遏止。

這次全球大疫一方面讓全球人口無一例外地感受到「中國夢」的危害性,另一方面,也讓習近平和他的「中國邏輯」鼓吹者,有機會在世界舞台的聚光燈下盡情表演,從而揭示了他們毫無責任感的面目。這顯然有助於許多人改變對美中對抗的觀察視角,也就是不僅從爭霸世界來看美中對抗,更從價值對決來理解美中對抗。

從這個角度不難理解,馬英九在這個歷史時刻發表和平主義甚至是失敗主義的言論非常不當,而中共把美中對抗升級完全解讀為特朗普的競選需要也站不住腳。以美中對抗體現的兩個價值體系的對決,代價會非常高昂,但習主張的價值不可能與美國主張的普世價值共存,更不可能取勝。不過,這場對決雖然中國必敗,倒是有機會像二戰失敗的日本那樣,獲得一次浴火重生的機會。習近平輸的越早,中國的機會就越大。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