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美中对抗与香港危机

2019-09-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反送中」运动成为2019年中国政局最大的黑天鹅,这一运动不仅让香港陷入旷日持久的冲突,而且令北京当局陷入六四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习近平突然发现,香港危机处理不当,竟有可能危及他的最高权位。我相信这是他始料所不及的;我还相信,习近平更没有预料到的是,「反送中」运动竟然送给美国对抗中国一张新牌。也就是说,习近平对美国打台湾牌是有准备的,但没有想到美国又多了一张香港牌。

美国政治精英及时认识到了香港牌的重要价值,这就是美国国会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列入优先议程的一个重要背景。这个法案的重要意义,不仅在于对香港人民的抗争给予道德和政治支持,而且,将为今后美国如何在与中国对抗中打香港牌,提供一些具体机制。有人会问,为甚么习近平不干脆拿下香港,从而不给美国打香港牌的机会?一种解释就是,中共高层对如何处理香港危机严重分歧,习不敢承担独断的政治后果;还有一种解释,就是习近平认为香港危机可以拖,至少可以拖到「十一」之后。我相信的是这样一个判断,那就是美国汲取了89年的教训,在杨洁篪上次紧急访美时,对处理香港危机的底线表达了明确而坚定的态度,迫使习近平不得不放弃以武力解决香港危机的方案。

也就是说,以香港危机爆发为契机,华盛顿与北京当局之间事实上启动了一种新的对话,这就是关于如何处理涉及美国重大利益的中国治理危机的对话。这种对话,当然是北京方面非常不情愿的,但香港危机对中共政权的利害关系实在太大,习近平不得不先收回成命、拖延香港危机的处置,尽管这种拖延正在给香港和中国带来越来越大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更进一步,试图以立法的方式,把干预香港危机的正当性和机制确立下来,迫使中共将这场不情愿的对话继续下去。那么,中共会如何反应?他们会接受吗?

我的判断是,正如当年的鸦片战争一样,不经过一番挣扎,不遭遇重大挫折,北京是不会接受美国的这种干预机制的,但我相信,或者我希望,香港危机最终会有助于美中两国在不可避免的对抗中,建立起一种能减少双方误判和冲突代价的对话机制。事实上,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眼见中国迅速崛起,美国精英一直希望能建立起这样的对话机制,但北京方面虚与委蛇,始终没有诚意。双方的所谓战略对话,完全成为自欺欺人的表演。

为甚么香港危机有机会促成两个大国建立具有实质意义的对话机制呢?我认为美中对抗最重要的原因,是文化缺陷给中国人带来的认知和沟通障碍。如果仅从利益角度,很难解释中国为甚么会狂妄地挑战美国。但如果理解两国历史和文化差异,也就不难理解为甚么中共会重蹈鸦片战争的覆辙。

四十年前,如果没有香港帮内地克服对外部世界的无知和沟通障碍,中国的经济奇迹是不可想像的;今天,很多内地人已经完全忘记甚至不知这个事实。但香港危机一日不解决,内地危机只会继续恶化。因为香港危机从来就不是港人的危机,而是中国当权者与外部世界打交道能力的危机。在美中对抗危及国祚的高压下,香港危机将迫使中共当权者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否则就走不出困境。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