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战争与革命的俄中逻辑

2022.09.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评论】战争与革命的俄中逻辑
粤语组制图

我们正在见证历史的急速转折,在现代世界,战争与革命的剧烈互动是这种转折时刻最明显的标志。就俄中两国的现代史而言,如果没有一次大战,两个巨大的陆权帝国很可能沿著君主立宪的路径继续演变,这意味著,虽然帝国的解体难以避免,却可能避免极端激进的社会革命,也就是说,俄中两大陆权帝国在现代国家的建构中,会有更多传统的社会和文化资源被保留下来。现在许多人都明白,这对于应对现代社会带来的各种挑战,具有多么宝贵的价值。

我曾听一个自由派的朋友说,如果习近平接受君主立宪,他不会反对习称帝,而我也相信,以习明泽的性格和学历,她有机会成为一位受到万民爱戴的现代女皇,但被共产革命彻底改造的中国社会,已不可能给她这样的机会。普京和习近平都是共产革命推动的激进社会革命的产物,他们本有机会把俄中两国引入康庄大道,却选择了一条自毁国家的死路,一个深层的原因,就是后共产革命社会,不能提供足够的道德资源来遏止他们政治自杀的狂妄野心:一个要重建苏联霸权,一个则要灭掉香港和台湾人的自由,与美国争霸。

普京在乌克兰的惨败,不可避免会引发俄国的政治革命,但很多人没有预料到的,就是普京的惨败,也助燃了北京的宫廷革命。拜登最近对美国会出兵保卫台湾的明确表态之所以不同寻常,我认为与美国获得了中共高层的最新情报有很大关系。有朋友告诉我,习近平在中共元老面前为自己不守只任两届的承诺辩护,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他能解决台湾问题。可以想像,拜登也得到了类似的情报。因此,我认为拜登在中共高层权力博弈的关键时刻,放弃战略模糊、明确告诉中共,让习近平继续掌权,意味著选择与美国开战。

一战和二战引发俄中两个陆权帝国的共产革命,这是20世纪人类大规模政治暴力的起点,那么,21世纪俄国的侵乌战争,能不能通过引发政治革命来终止大规模战争和政治暴力?此时此刻,这恐怕是俄中两国和整个人类文明,最大期望之所在。我认为这样的机会是存在的,而抓住这个机会的关键,就是美国和西方国家要突破「新冷战」的想像,而为后普京时代的俄国和后习近平时代的中国之社会重建,做好准备。

戈尔巴乔夫以一己之力突然终结冷战,令西方措手不及。美国领导的西方犯下了一个历史性的错误,就是没有下决心深度介入后共产革命的俄中社会重建。现在我们都认识到,宣扬市场化和私有化能「自动地」催化后共产革命的社会重建,是多么幼稚,多么害人又害己。

乌克兰的战后重建,将得到欧盟各国的深度介入。这个经验会带来极为积极的全球意义。美国乃至整个自由阵营的有识之士应该认识到,俄中两国的政治革命虽然不可避免,但如果自由世界没有做好深度介入两国社会重建的准备,则俄中的政治革命很可能失败,其后果也将十分严重,不仅会引爆各种局部战争,还会引爆全球性的难民危机。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