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中国病毒有效阻击特朗普革命


2020-11-10
Share

此次美国大选,最令我惊讶的不是拜登险胜,而是特朗普竟再次颠覆了众多「民调」,获得了高达七千多万选票。这个事实,加上拜登胜出对邮寄投票的依赖,清楚表明:没有中国病毒全球大流行,特朗普将无可阻挡地获得连任。而我们都知道,2020年发生的中国病毒全球大流行,绝非自然或偶然事件,而与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文化的影响力有非常直接的关系。在我印象中,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中国这样,能对美国国内政局的演变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这就迫使我不得不对涉及美中对抗的一些重大问题,做更深入的思考。

尽管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风令很多人反感,尽管他在防疫方面出现了不少失误,但仍有超过七千万美国选民投他一票,这个事实说明甚么呢?这说明他们支持特朗普的政治革命,支持特朗普直面美国面临的更重大的挑战,特别是来自中共的严峻挑战。而拜登的胜利,则并非是因为他对美国未来有更令人信服的愿景,更不是因为他像里根那样,有突出的执政履历和经验,这里有许多对特朗普的人格和风格极为反感的正直人士,但也有美国种种弊端滋生的既得利益者,更有许多只看重眼前利益的普通老百姓。这样一个组合,若不是因为中国病毒带来的疫情是难以取胜的。也正因如此,这个组合也不可能支持险胜的拜登和分裂的国会推动任何实质性的变革,更难以支持美国应对中国的系统性挑战,而是给了习近平一个十分难得的喘息机会。

美国大选的这个结果,让许多坚持自由价值的中国人和各地华人感到极度失望乃至悲观,是可以理解的。中国制造的病毒肆虐全球,反而令特朗普启动的美国政治革命遭到阻击,历史竟以这样的方式来作弄人,是年初武汉封城那一刻,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历史的这一奇变固然有很多偶然因素所致,但也有深刻的动力根源,那就是来自文明冲突的动力根源。中国学术界的恶性竞争,有可能是中国病毒横空出世的真正原因,而在中国的体制和文化背景下,这种恶性竞争得不到抑制,反而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资助,导致了不亚于生物战的灾难性后果。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理解到了这种文明冲突的巨大挑战和风险,但美国还有很多人不能理解这种威胁。

一人一票的民主政治有一大弱点,就是容易只顾眼前而不顾长远,因为后代人不可能在场投票。制约这种不良倾向的,是地方和社会自治的文化积淀与传统。 托克维尔早就认识到,美国民主有自治社会和文化的支持,但正如一些学者认识到的,全球化和讯息技术革命已经威胁到了美国民主赖以支撑的文化和社会基础。美国的社会互信遭到了侵蚀,在这种情况下,放开邮寄投票,结果是灾难性的。虽然中国的专制统治可以借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续命,但正如马云已经认识到的,这样的中国不会有前途。问题是,中国一定会输,不等于美国一定会赢。这就是为甚么我看到特朗普今年得到了比奥巴马当选还多的选票,感到了一点安慰。七千万这个数字告诉我们,特朗普启动的美国政治革命虽然遭到了中国病毒的阻击,但「人还在,心不死」。因此,自由派不应悲观失望。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