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川普時代的挑戰


2016-11-15
Share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川普時代的挑戰。(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本期《經濟學人》雜志的封面標題是“川普時代“。這是一個充滿歷史感的標題。我相信,那些投了川普一票的人,包括川普本人都很難想像他將在四年後連任。事實上,因准確預測川普勝出而暴得大名的美國大學歷史教授Allan Lichtman大膽預測,川普很快就會被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彈劾。但無可否認的是,川普勝選確實開辟了一個新時代,這個新時代不會因他離開白宮而結束。

Lichtman解釋自己為何能連續9次成功預測選舉結果時說,民調只能把握歷史的一瞬,他的模型則可能把握了更深層的歷史力量(force of history),而歷史的力量遠比人們認識到的更為強大。

那麼,川普的勝利難道是必然的嗎?究竟是什麼樣的歷史力量把川普送入了白宮?對這兩個問題的思考,顯然對我們理解川普時代,尤其是理解川普時代帶來的挑戰有幫助。

正如許多人認識到的,這一輪全球化是川普現像背後最重要的歷史力量,那麼這一輪全球化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追求統一的政治秩序,也就是追求世界大同,是人類不可改變的文化本能。盡管每一次努力都不可避免遭遇挫折,但總體上,人類離這個理想不是越來越遠,而是越來越近,盡管這個過程帶來了巨大的進步,也帶來了巨大的人為災難,由此帶來自我毀滅的風險,是人類無以逃避的宿命。

以美國為首、信奉“新自由主義“的西方文化和政治精英是這一輪全球化的倡導者和推動者。現在看來,他們犯了兩個重大錯誤,第一是低估了文化差異也就是低估了亨廷頓所說的“文明衝突“的風險,第二就是低估了金融全球化的風險。今天中東的亂局以及中國以黨國資本主義方式崛起對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的挑戰,都與第一個錯誤直接相關。第二個錯誤則對美國和西方的民主政治帶來了嚴重挑戰。凱恩斯早就認識到,擴大貿易自由可以擴展自由秩序,但金融全球化會危及民主。可惜他的這個遠見被“新自由主義”者忽視了。

金融全球化助長了權力精英與資本的全球結盟,不僅加劇了收入分配的不公,更嚴重的是,金融全球化從內部瓦解了維系民主政治有效性的精英責任和社會信任。沒有這個後果,就不會有川普入主美國總統的機會。

但川普上台並沒有給出化解全球秩序危機和民主政治危機的答案,恰恰相反,川普選擇的煽動種族和階級仇恨的競選策略獲得成功,正在加劇美國和世界的秩序危機。美國華人是這個危險最直接的體驗者,雖然很多華人選擇了川普,但馬上就遭遇了白人種族主義者的粗暴恐嚇。

好在美國社會再次展示了其深厚的自由、平等和民主政治的傳統,川普本人和占據多數的共和黨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正在對川普競選中的各種過頭承諾和過份言論做調整。他們顯然知道川普這次玩火帶來的巨大風險。

不過,即使川普和共和黨能成功平息反對川普當選總統的情緒,也無法真正回應這一輪全球化帶來的挑戰,那就是如何讓整個人類都獲得自由。川普提出的口號“美國人第一”,意味著美國人可以置人類多數人的命運不顧而獨享自由。這其實是不可能的,因為自由已經成為全人類的共同理想,孤立主義將帶來全球災難。歷史早已證明,美國人民如果不能幫助其他文明獲得自由,自己也不能真正自由。川普時代最積極的歷史意義可能就在於,它將讓美國青年一代從自己的切身體會中重新認識到這個道理。事實上,此次大選已經啟動了一場以青年為主力的社會和文化革命。川普勝選後的美國,則讓更多青年人認識到,如果他們沒有為自由而犧牲的意志和勇氣,自己也會失去自由。與這一代人的對話令我相信,川普時代的終結者,將從這場革命和這一代人中應運而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