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國抗中無選擇

2020-11-24
Share

拜登競選中令許多人困擾的一個宣示就是他堅持俄國而非中國是美國最危險的敵國。這究竟是競選策略還是真心主張?從拜登險勝的結果看,不能排除前一種可能,因為若沒有反特朗普力量的大聯合,包括反特朗普對華政策的人的支持,拜登確有可能敗選。隨著特朗普難以翻盤明朗化,美國新政府對華政策繼續含糊甚至是曖昧,會引起盟國極大不安,尤其是地處抗中第一線的日本、台灣和東南亞國家。在某種程度上,這還可能增加特朗普離任前這段敏感時間,美中發生擦槍走火的風險。我相信正是出於這些考慮,克林頓和奧巴馬上周幾乎同時宣示了他們鼓勵拜登堅持對華強硬的態度。

克林頓和奧巴馬鼓勵拜登對華強硬,不可能不面對這樣一個問題:在他們執政的時候,為甚麼選擇了現在遭到詬病的親善和軟弱的對華政策。兩人的解釋,尤其是奧巴馬詳實的回憶錄,對我們理解美中從結盟走向對抗這一重要的轉折,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克林頓強調習近平選擇終身獨裁,完全改變了美中關係的性質,而奧巴馬則強調了2008金融危機迫使他極不情願地忍辱負重,以顧全大局。這些解釋固然有道理,但也不能令人滿足。

如果我們不以事後諸葛亮或刻舟求劍的方式來看歷史,應該不難理解,能像喬治‧坎南(George Kennan)那樣洞察到美國與中國打交道有巨大風險的人,畢竟鳳毛麟角,更重要的是,這種先知型人物並不一定總能說服職業政客。有人說,早在冷戰之初,喬治‧坎南就告誡過美國領導人,要與共產陣營對抗,日本可信,但蔣介石不可信。這一告誡其實並非基於他對蔣本人和國民黨的認知,而是基於他對中國政治文化的一個總體判斷,那就是中國人善於利用基督教文化的弱點,卻不易放棄自己的專制偏好。

倒退二十年,我相信自己也不能完全理解喬治‧坎南。但在今天,很多人都不難從百餘年來,尤其是從尼克松訪華以來的美中關係史獲得重要感悟。在現代化過程中,美國對中國的幫助和恩惠超過所有國家,但結果是中國以怨報德、恩將仇報。雖然有不少中國人不願面對這個事實,但真正的挑戰是,如何理解這個事實背後的文化邏輯。

中國政治文化的核心信仰是政治大一統,即中國人不可沒有政治大一統,也不可能接受任何分權自治的政治秩序。當這個信仰支配了中國的權力博弈,就為各種背信棄義的行為提供了正當性。不僅美國人感受到了這種背叛,俄國人,日本人,也都有類似的體驗。對外如此,對內更不在話下。  

近代以來,中國因政治原因而死於非命的人難以計數,絕對多數是因為內鬥。現在,有機會享受自由的香港人和台灣人,又成了政治大一統「罪不可赦」的敵人,儘管他們為中國經濟崛起有不可替代的貢獻,儘管他們只想保住自己的自由而無意挑戰大陸的專制秩序。美國人的歷史和文化背景讓他們很難理解中國人為甚麼會這樣思維和行為,但我相信,每天都能看到習近平公然在世界面前碾壓和凌辱為自由的尊嚴而抗爭的港人時,特別是他們還看到北京對港人的暴政不僅在大陸聽不到反對聲音,甚至還能迫使李文亮這樣善良的醫生認同,信仰自治和自由的美國人再愚鈍也能明白,除了對抗習近平獨裁的中國,美國別無選擇。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