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韩国瑜的崛起与中国民主的未来

2018-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此次台湾大选,韩国瑜几乎是以一人之力,推动了国民党的大胜。如何理解台湾的这个政治奇迹?现在,包括中共在内的各方政治势力都认识到,韩国瑜的崛起,能不能救国民党不好说,但确实为台湾民主带来了新的生机。

月前,一位友人告诉我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超越统独之争,打出了为本地拼经济的旗号,获得了意外的热烈响应。我虽然对他的策略很感兴趣,但如很多人一样,完全没想到他竟能如此成功。

从韩国瑜和赵少康去年5月的对话我了解到,他并非「政治素人」,而是曾任国民党立法委员,更在沉寂数年后,突然出来竞选国民党主席。这样一个不被人看好的卖菜老板和「过气」政客,如何能摇身一变,成为所有华人都不能不刮目相看的政坛明星呢?

像许多创造历史的政治人物一样,韩国瑜看到了几乎所有人都没看到的历史机会,那就是台湾选民,尤其是台湾青年人,不再被意识形态绑架,而愿意追随务实的政治家,重新打造家园,打造自己的未来。

说实话,在太阳花运动之后,我曾以为民进党能抓住这个机会,而想不到竟是一位外省出身的国民党政客,抓住了这个机会。历史的造化做出这样的安排,会极大地激发新一代政治人物的想像力。

早在百年前,中国就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但民主政治的发展却极为不顺,以至今天的中国大陆还有不少人,包括不少青年人,对中国实现民主不抱希望,一些青年还深受专制毒害,把中华文明的复兴与民主价值对立起来。

我从视频上看到,一位赴台求学的陆生,竟大言不惭地当著马英九的面,自报家门是中共忠诚党员,一面嘲笑台湾民主的困境,一面鼓吹国家主义。

检讨中国发展民主政治的百年坎坷,我以为国共两党共同的大一统倾向,是必须正视的历史教训。遗憾的是,今日国共两党的精英,对大一统执迷不悟者仍大有人在。事实是,如果中国大陆实现了地方民主自治,统独之争绝不会成为中国政治的主流话题,更不会成为一个关乎战争与和平的大国政治话题。

在当今全球民主政治阴云密布的时刻,韩国瑜的意外崛起如果能唤起台湾青年一代,为地方自治注入全新的想像力和经济活力,会对未来中国民主政治带来甚么样的积极影响?我以为最积极的影响就是把中国人对民主的关注,更多地引向地方自治而不是政党轮替。政党轮替当然是民主政治基本的制度安排,但我们看到,地方自治才是民主政治的根基,没有地方自治的活力,政党政治只能朝著精英用意识形态绑架选民的方向发展。

韩国瑜崛起的一大原因,就是他非常透彻地看到了这个绑架选民的趋势不仅正在置国民党于死地,也正在扼杀民进党的生机。

台湾的民主政治如能从激发地方自治的活力获得新的生机,对未来大陆民主政治的意义重大。大陆经济正在失去活力的重要原因,就是共产党害怕失去政权而一味集权,习近平更是把这一趋势推向极致,带来了各种「脆断」的巨大风险。政治集权的自然逻辑就是煽动仇恨,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地方自治则有可能促进社会的团结合作,因而是民主政治的唯一正途。

韩国瑜的崛起说明,虽然中央精英不会选择这条正路,但不等于危急时刻,地方务实派只能无所作为。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