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特朗普與美、中、俄三國博弈的新格局


2016-11-29
Share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論】特朗普與美、中、俄三國博弈的新格局(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特朗普意外勝選,究竟對未來意味著什麼?這是全世界精英都在緊張思考和爭辯的問題。回答這個問題的一個基本線索是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一輪全球化對世界帶來的最緊迫的挑戰究竟是什麼?我的看法是,這一輪全球化帶來的最大挑戰就是世界失序的風險急劇增長。表面上看,這個風險的主要原因是在這一輪全球化中主導世界秩序的美國發生了重大決策失誤,給中國崛起帶來了機會,從而顛覆了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但我同意這樣的看法,世界失序風險更深層的原因是對人類基本秩序具有顛覆性的技術革命。

因《世界是平的》一書而為中國人熟知的托馬斯•弗裡德曼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感謝你遲到》,比較系統地表達了這個觀點。這本書指出了這樣一個被許多中國精英忽視的一個重要事實,那就是顛覆性的技術革命固然對發達國家的內部治理帶來巨大挑戰,但更大挑戰來自於對占世界人口多數的窮國,包括中國在內的內部治理帶來的挑戰。西方內部的問題固然很多,但西方面臨的威脅,包括一向認為自己很安全的美國面臨的威脅,其實主要來自窮國的全面失序給全球治理帶來的挑戰。弗裡德曼說,美國不怕對手強大,最怕的是對手太脆弱。其實鄧小平早就看到了美國的這個弱點。當年有美國議員向鄧提出移民自由的問題,鄧小平答復說,你要多少,一千萬?兩千萬?那個美國議員馬上就不做聲了。

那麼,特朗普當選與世界秩序的危機有什麼關系?我的看法是,特朗普上台打破了美國內部的僵局,不僅給美國內部變革帶來活力,也給美、中、俄三國博弈帶來了全新的格局。與奧巴馬和希拉裡不同,特朗普看到美國在全球治理中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他選擇了以退為進的策略,那就是讓中俄兩國承擔更大的維持世界秩序的責任,這就有可能催生一個G2+的全球治理格局,即以美中為主,加上俄國的世界治理格局。特朗普一上台就令TPP無疾而終,事實上宣告了這個新格局的到來。

美、中、俄三國博弈新格局有兩個主要內容,一個內容是美中俄合作分擔世界警察的功能,另一個內容就是以美元和人民幣作為主要國際貨幣,形成以美元為主要結算貨幣的貿易和地緣政治同盟和以人民幣為主要結算貨幣的貿易和地緣政治同盟來維持世界基本秩序。這樣的全球治理格局既包含著很大風險,但也給重建世界新秩序帶來了希拉裡上台不可能帶來的機會。

這個格局的風險在於,有可能導致歐盟解體和全球人權和民主政治的惡化,從而加劇全球的政治動蕩,而這個格局的機會在於強化美、中、俄三國內部的政治改革競爭。特朗普的勝利雖有一定偶然性,但美國既要推動內部變革,又要應對日益加劇的世界秩序危機,面臨困難的選擇,特朗普抓住了希拉裡不敢面對這個要害問題的弱點,是令他能勝出的重要原因。

那麼,G2+格局能穩住嗎?我認為這個格局能否穩定和持續,首先不取決於美國內部的改革有多成功,而取決於中俄兩國的政治變革如何發展。中國和俄國占據了美國不得不讓出的國際治理空間,雖然在近期有利於維持兩國的強人政治,但也使得兩國內部變革與全球治理責任之間的矛盾更加尖銳了。

最近,俄國前石油大亨霍多爾科夫斯基預言,由於無法解決俄國的經濟問題,普京將會考慮交出權力,為一場政治大變革讓路。不論這個預言會否成真,可以想像的是,如果中國不能主動進行有序的政治變革,而是像百年前那樣,等俄國生變後再“走俄國人的路”,G2+恐難有善終。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