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的「昂納克時刻」

2022.11.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昂納克時刻」
粵語組製圖

如何理解當下中國被稱為「白紙革命」的大規模民眾抗議?我觀察到,長期關注中國政治的海外華人大致有三種非常不同的態度。一種是長期堅持反共的政治活動家,他們的基本態度是,「白紙革命」是一場有可能成功的「六四」升級版;另一種是不靠政治吃飯的海外人士,他們不支持中共政權、但也不相信反共勢力有機會成功,他們認為,再大規模的民眾抗議運動,也不可能威脅中共政權(見艾未未最近接受路透社專訪)。第三種人的政治立場與前兩種完全對立,但他們對習近平也有嚴重批評,那就是習不敢殺人,才導致今天的困境;現在是習近平大開殺戒的時候了,否則中國會亂。

這三類人的共同之處,在於他們對當代中國的政治都有長期的觀察乃至個人體驗,有豐富的經驗和歷史知識支持自己的判斷。但在我看來,他們共同存在的認知問題就是,此次中國的「白紙革命」,是在一種全新的內外環境和技術條件下爆發的,而他們過去積累的經驗和知識,不足以讓他們理解中國的「白紙革命」正在創造的新的歷史可能性。因此,無論政治立場如何,他們對這場革命的影響力都將是非常有限的。

那麼,如何理解當下中國的「白紙革命」正在創造的過去不可能的變革機會呢?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看到這個史無前例的重要現象,那就是習近平一人,綁架了整個社會的基本利益,也就是一人綁架了每個人的生計。對於這樣一個擁有如此眾多人口和廣袤地域的超大國家來說,出現這樣的格局,過去是完全不可想象的。那麼,這意味著甚麼呢?我的直覺判斷是,無論對統治者,還是對被統治者而言,由改朝換代思維所主導的生存策略,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失效。也就是說,在現代的通訊和信息技術條件下,統治者以大規模殺戮來穩江山,被統治者以「謀反作亂」來「打江山」,都是自殺。很多人曾經以為,現在的技術條件,僅僅對統治者有利而對被統治者不利,我認為,這次中國的「白紙革命」有可能挑戰這個預設。

「白紙革命」的爆發,意味著在四通橋勇士所代表的勇敢者正在帶領民眾突破恐懼的心理圍牆,而最新的發展是,一些有勇也有謀的知識人,開始以公開信的方式,與當局和大眾討論各種現實的可能選擇。在傳統的改朝換代遊戲中,這種沒有嚴密組織和施暴能力的集體行動,是沒有意義的,但在當下一人綁架天下的格局下,也許會創造走出困境的可能,因為過去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讓理性的聲音如此及時地傳達到整體陷入困境的社會,避免過去改朝換代必不可缺的大殺戮。

那習近平硬是不聽勸怎麼辦?這讓我想到了1989年柏林牆倒塌前夕的東德。當時的東德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 聽從了姚依林轉達的中共建議,下了開槍令,結果不僅導致東德政權解體,還促成了德國迅速實現和平統一。

「白紙革命」令人鼓舞,不僅是青年的抗爭不再天真,明知風險,仍義無反顧;從知識人的公開信中,我還看到了期待已久的政治成熟與智慧。我期待「白紙革命」正在創造這樣的可能,那就是習近平將不得不面對他的「昂納克時刻」,因為整個中國,包括「維穩者」,都清楚看到中國另有選擇。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