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強人政治時代的中國風險與機會


2016-12-13
Share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論】強人政治時代的中國風險與機會(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以特朗普當選總統為標志,世界正在進入一個強人政治時代。2017年,對世界秩序影響力最大的三個大國,美國、中國和俄國的最高權力都掌握在政治強人手中,而且,對中東和歐洲穩定舉足輕重的土耳其,以及在南海爭端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菲律賓,也都由強人風格的總統掌權。

所謂政治強人,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有超強的個人意志和政治抱負,他們都相信,自己被歷史或上天賦予特殊使命,在危難關頭拯救國家、民族乃至世界。這種“天命”自動地賦予他們一種無可爭議的道德優越性,允許他們突破“政治正確”的藩籬,也可以不受政治倫理的約束做出政治決斷並付諸行動。

不難理解的是,強人政治是資本主義時代大規模社會和政治危機的產物,但現代歷史也告訴我們,強人政治其實並不會直接化解危機和建立新秩序,恰恰相反,世界範圍的強人政治時代的到來往往意味著大規模革命和戰爭時代的到來。最經典的例子,就是上世紀的30年代。這個可怕的歷史記憶,很難不令人對未來產生宿命的想像,2017年的人類將無法擺脫這個陰影。

當然,歷史不會簡單重復。當今世界的強人政治時代,具有全新的地緣政治格局和時代背景。有兩個因素是此前很難想像的,一個就是美國竟然把特朗普這樣的強人送入白宮,另一個因素,就是習近平上台後展露了自己隱藏的強悍性格和做偉人的巨大抱負,並且實現了毛澤東以來最大的個人集權。這樣一來,美、中、俄三大國強人執政,給世界秩序帶來了自冷戰以來最大的風險,因為三個強人中任何一位,都有能力帶來全球性的災難,而三個強人的博弈則有可能以幾何級數放大這種風險。

無論未來可能發生的全球性災難由那一方的誤判造成,不難理解的是,中國面臨的內部風險和給世界秩序帶來的直接風險都將是最大的,這是因為中國的內部秩序危機遠比俄、美兩國都更為深刻和嚴重,而中國一旦失序,由於其人口規模和經濟規模龐大,給世界秩序帶來的衝擊也將是其他任何國家不能比擬的。

正因為看到了這一點,特朗普的內閣人選已經明顯地反映出他的這樣一個地緣戰略意圖,就是聯俄制華。特朗普的這個戰略能否實現還不好說,因為美國內部的反俄勢力依然強大,但普京顯然很願意與特朗普合作。

如果特朗普聯俄制華的戰略付諸實施,習近平會怎麼應對?我無從預料。但我想指出的是,在美、中、俄三個大國中,中國其實處於最有利的戰略地位,這是因為中國面臨的戰略選擇空間,遠比美、俄兩國都大。中國不像美國那樣,承擔著維持世界秩序的沉重負擔,也不像俄國那樣,經濟擴張乏力。最根本的一條,中國不僅國力空前,其內部變革的需要,與維護全球秩序高度一致。也就是說,中國確實有成為負責任的世界大國的歷史機會,習近平也確實有成為歷史偉人的天賜良機。

問題是,中國能抓住這個歷史機會嗎?習近平能抓住這個天賜良機嗎?習近平是看到了這個機會的,也非常想借此成為一個比他父親更偉大的“大英雄”,但毋須諱言的是,中國的進步人士和知識分子,更不用說國際社會的精英人士中,很多都不看好中國,不看好習近平,而他們的這種悲觀有相當充分的理由。

在這個巨大的歷史風險和歷史機會面前,習近平能不能做出明智的調整,更重要的是,中國的政治精英和知識精英能不能放棄宿命和消極的思維方式,以積極和有效的行動推動習近平的調整,或在歷史的緊要關頭阻止他一意孤行?我希望2017年的中國能給世界帶來好消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