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2021與重建世界秩序面臨的中國挑戰

2020-12-29
Share
【梁京評論】2021與重建世界秩序面臨的中國挑戰
粵語組製圖

2020年,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以人們無法想像的方式終結了冷戰以來的世界秩序,重建世界秩序已勢在必行,但這一次重建與此前幾次有了重大差異,那就是中國不僅是現存世界秩序的終結者,而且對500年來西方文明主導全球秩序的霸權地位,發起了史無前例的挑戰。理解這個挑戰的嚴峻性,對於理解2021年面臨的挑戰,至關重要。

在我看來,中國之所以敢於挑戰西方文明主導全球秩序的霸權,有兩個重要的技術因素,第一個,就是中國自認掌握了毀滅全人類的軍事手段,可以用同歸於盡來威懾西方,尤其是威懾美國,這一點許多人都看到了,但許多人,特別是西方政治和文化精英沒有料到的是第二個因素,那就是現代信息技術,包括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能把中國「普天率土」的帝國治理傳統,不僅貫徹到本土的每一角落,而且滲透到世界的各個角落。這就不僅能迫使中國十幾億人口成為「順民」,而且能夠對世界實行某種全新的「殖民化」,徹底顛覆西方文明最核心的價值——自由。因為這種價值,是建立在西方文明自治和法治的傳統之上的,而中國的帝國治理理念,從來就與自治和法治不能相容。正因為西方精英看不到第二種可能性,才發生了歷史性的誤判,試圖用綏靖的方式來推動中共「和平演變」,從而化解「熱核大戰」導致人類毀滅的風險。

應該說,經歷了2020的全球大疫,美國和西方的有識之士已經對中國挑戰的性質有了全新的理解,但是,正如他們自己和中國的權力和文化精英都看到的,這種醒悟有點晚了。中共專制對西方和世界的滲透和腐蝕,與資本主義體系的弊端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尾大不掉的困境。這一方面增加了美國和西方動員社會和民眾,對抗中國的難度,另一方面,也刺激了習近平和中國的新義和團勢力鋌而走險的衝動。這就讓2021成為風險極大的一年。

最大風險來自美國內部危機的惡化與美中衝突的失控疊加。有人擔心,美國最高權力交接的空窗期會不會鼓勵習近平軍事冒險,現在看來還不至於,因為特朗普內閣的鷹派對此有準備,令習近平佔不到便宜。但是,拜登的班底在對華政策上低調和慎言,說明他們認識到自己面臨後果嚴重的政策難題。繼續綏靖已完全不合時宜,但與習近平攤牌又準備不足,何況還要兌現緩解美國社會問題的競選承諾。習近平也看到了這一點,在人權問題上擺出更咄咄逼人的強硬姿態,壓縮了拜登新政府的選擇空間。

在這種情況下,不得已的選擇就是「拖延」與保持「戰略含糊」。問題是,2020後的世界情勢,包括中國內部的情勢,能否拖下去?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拖延如能換來更好的準備,尤其是換來一個能凝聚國內和國際力量的vision,即有說服力和可推行的願景,那就能減少未來的風險,但我們在2021年看不到出現這種願景的可能。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拜登政府的政治過渡性太強。由此帶來的巨大不確定性,必然會轉化為2021和今後數年的各種風險。在這種情況下,如果2021年及此後中國爆發重大危機,就會出現各種危機都疊加的嚴重局面。這恐怕是許多人的憂慮所在。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