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金银气衰,革命气升——评香港80后的反高铁运动

年前读到王怡对《十月围城》的一篇精彩影评,文中提到“自晚清革命以来,港九之地,‘不但有金银气,且有革命气’”。最近香港兴起的“80后”反高铁运动让我意识到,《十月围城》的制片人之所以在此时选择晚清革命这个题材,是感知到了香港乃至整个中国正在发生风向转折:一个繁荣时代的终结和一个变革时代的到来。

2010-02-02
Share

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不可能不清楚这种安排对中共一党专制隐含的长期风险,香港可能再次成为中国革命的一个策源地。邓小平干的坏事不比其他中共元老少,却还是能够赢得不少人的尊重,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不仅为党谋,也为国谋,他在维护一党专制的同时,也敢于推行一些对中共政权有很大风险的变革,给这个国家多留一分生机。他说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说明他认识到未来中国的政治制度只能由后人来决定,而香港的未来一代,将不仅有权利决定香港未来的政治制度,也有权利参与决定中国未来的政治制度。

香港80后反高铁运动标志著由新一代人决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的过程已经开启。令人兴奋的是,新一代人对他们的历史使命表现出了意想不到的自觉和坚定,展现了新的政治理念。在我看来,打出“80后”这样非意识形态的旗号,并非策略之举,而是体现了新的政治理念:现代社会的政治说到底不应是意识形态之争,也不应是眼下利益之争,而是关乎社会公正和存续之道的辩争,没有青年人广泛和直接参与政治,不可能维护社会的公正和长远。80后反高铁运动继承了百年前中国变革先驱的重要理念:只有行动才能改变不公正的社会,但是,他们完全摒弃了孙中山代表的职业化和阴谋化的“会党”方略,而寄希望于可持续的地方性集体行动来推动公民社会的成长。

香港80后反高铁运动虽然是一个地方性的政治博弈,但其政治理念对内地居民会有很大的启示,其现实进程也将非常直接地影响内地的政治发展。这是因为,香港和内地毕竟面对的是同一个专制的中央政府,这与《十月围城》所描述的殖民时代已完全不同。中共当局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香港的地方政治博弈与内地的地方政治博弈连成一气,加剧中央政权合法性的危机。因此,中共当权者一直期望通过向香港输送经济利益,换取香港多数人对中央政权的顺从。

香港80后反高铁运动表明,这个基本策略对新一代香港人不再奏效,而最根本的原因恰恰是中共当权者的国策。中共的国策不仅伤害内地人的长远利益,也伤害香港人的长远利益,这一点集中地表现在香港高铁的决策上。香港是否要投百亿美元的巨资建高铁?这本该由香港人自己决定,但谁都明白,此事早已“被决定”了。香港人更清楚的是,如同内地许多大型投资决策一样,这个决定参杂著贪腐权贵的私利。

中国权贵借公共投资为名,大肆挥霍国民血汗以自肥,早已成为最大的公共灾难。参与其中的人都明白,这种伤天害理的缺德事总有一天会因百姓反抗而干不成,因此一次又一次以末日前最后一次盛筵的疯狂心态,策划更大的项目。广州的亚运工程,是一个新的典型。投资总额估计高达2000亿元的巨大工程不仅引发市民大量投诉,逼得市长公开道歉,而且发现许多不必要的支出。仅花岗岩铺路面改为水泥一项,就可节约5000多万元。

由于温家宝对全球金融危机反应过度,天量的政府投资制造了巨大的资产价格泡沫,权贵们又一次大发横财,而普通人,特别是青年人的生计前景更加暗淡。在这种背景下,内地青年很自然对香港80后反高铁运动发生共鸣。正因如此,中国官方媒体对这一重要事件都好像视而不见。但香港80后反高铁运动,并非一时之冲动。这些生长在中国大陆第一个法治社会的香港青年,像当年活跃于港粤的革命志士那样,蔑视貌似强大的专制政权,他们将继续以行动坚持公民社会的理念。不论中共当权者是否顺应现代文明的潮流,都不可能阻止公民社会理念在内地传播,因而无法阻止一场革命性的社会变革到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