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胡錦濤被迫進入沖刺階段

2月3日,胡錦濤就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發表講話,“加快”一詞竟然出現了39次。雖然無從知道內幕,但從胡錦濤急迫的心情,以及中共高層幾乎全數在場這一不同尋常的現象看,我的解讀是:爲了不讓危機在自己任內全面爆發,胡錦濤與危機的賽跑已被迫進入沖刺階段。

2010-02-10
Share

自鄧小平去世,中共便全面實行“一把手”專權,任期有限的遊戲規則。在這種安排下,當權者唯一的理性選擇,就是把問題留給後任。江澤民如此,胡錦濤也不例外。江澤民很幸運,到他任期結束時,中國出口導向的經濟增長勢頭正猛,因此他頗有些舍不得撒手。胡錦濤一上台,就用“保先”運動向各級官員明確傳達他無意真改革的信息。胡錦濤的“聰明”就在于,他不僅知道自己沒本事改革,而且早從胡耀邦、趙紫陽的下場中領悟到,真改革只會給自己添麻煩。

等到胡的第二任期,稍有政治頭腦的人都能看穿他“平安下莊”的心思。正是抓住了胡的這個弱點,江澤民和曾慶紅才能把十八大雙接班的安排強加給他。與江澤民相比,胡錦濤的第二任期表面上更加風光,但表情和舉止卻更不自信,說明他內心頗受煎熬。一方面,胡明白許多人已看穿自己治國無能的真相,同時他也清楚,國內危機正高速發展,他的“黔驢之技”恐難以招架。

胡錦濤離任期結束還有兩年多時間,他當然知道,若過早進入沖刺,會增加任期內大局失控的風險。但現實中各種危機的壓力,迫使他不得不冒險一博。胡錦濤面臨的最大壓力,是地方和基層治理危機在他的第二任開始全面爆發。中國地方和基層的治理危機究竟到了什麽地步?從上周兩條新聞就可見一斑。一條是審判文強案披露的官場黑幕。人們發現,文強的巨額非法收入,並非主要來自黑社會的“保護費”,而是下級官員的“買官費”。這一重要事實,重慶官方在庭審時才公開,說明他們深知其政治份量。雖然買官賣官盛行早已是中國的公開秘密,但文強案不僅給公衆提供了鐵證,而且證明事情比他們想象的還要糟糕。對黑社會的審判已變成對黑官場的審判。

另一新聞就是本期《南方周末》頭版報道的、涉及168億的湖南吉首特大非法集資案。這是地方官員勾結開發商制造的一個典型的“龐氏騙局”,這種騙局在今日中國像買官賣官一樣普遍。不難看到,胡錦濤及中國各級當權者玩的政治遊戲與“龐氏騙局”在本質上並無二致。不過,在貧困地區當權的地方官員,位勢最爲不利。因爲中國的財稅體制,具有累退性質。貧困地區的官員既要滿足中央和上級的貪欲,又要給自己積攢一點“私房”,要冒更大的風險,他們任期未滿而騙局已“穿梆”的概率也就更高。吉首原州長徐克勤就是這樣一個倒霉鬼,上任才十個月就因騙局突然崩盤而被免職。

對胡錦濤來說,地方治理危機的爆發只要不轉化爲嚴重的輿論危機,進而升級爲高層政治危機,他就可以繼續混下去。而重慶打黑帶來的挑戰就在于,薄熙來恰恰是把多年積累的地方治理危機轉化成爲對胡錦濤極爲不利的輿論危機和高層政治危機。

李莊案戲劇性反復與薄熙來奇巧缺席胡錦濤2月3日講話,確實可能有同一政治背景,那就是胡錦濤“龍顔震怒”了,因爲薄熙來“打黑”損了胡錦濤的面子,而李莊攪局又讓“黑打”徹底曝光,損了中共政權的面子。胡錦濤2月3日擺出非常“陣勢”,說明他決心壓制一切對自己不利的政治表演和輿論風潮。

那麽,除了施加空前的政治高壓,胡錦濤能有什麽實質性的舉措來推遲危機全面爆發呢?胡的任期還剩兩年,這決定他對緩不濟急的社保、醫保不會認真,而甯願用更多財力刺激經濟。新的一號文件證明了這一判斷,文件提出“把支持農民建房作爲擴大內需的重要舉措,采取有效措施推動建材下鄉”。這一愚蠢政策將帶來災難性後果,不僅會加大民工荒和通脹壓力,而且會在農村建成更多賣不出去的空房。但胡錦濤已顧不上這許多,他正在全力沖刺,只要再“維穩”兩年,就意味著大功告成。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Anonymous says:
2010/02/15 13:02

中国需要一场新的革命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