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王立軍事件的政治解讀

王立軍事件震動了世界,更震動了中國的政局。薄熙來和左派是這個事件最大的輸家,已成定局,但誰會是最大的贏家,尚不清楚。

2012-02-14
Share

薄熙來之所以成為最大的輸家,是因為王立軍的驚人之舉,超出了薄熙來的預料。左派目前對王立軍行為的解釋,是他有病。即使這是真的,也不足以對王立軍事件做出全部解釋。我的解讀是,王立軍無法接受由他和忠於他的同伙來承擔重慶打黑的政治代價,對薄熙來和中共做出了拼死反抗。王立軍此舉,暴露了中共的政治黑幕,有可能像當年林彪事件一樣,對中國未來的政治帶來深遠的積極影響。
 
王立軍事件證明,薄熙來當年下決心打黑,並不容易。對於任何一個地方大員來說,打黑都要准備付出重大的政治代價。薄熙來作了這個准備,但他也相信自己有本錢賭贏。現在看來,他還是搞砸了。搞砸的一大原因,就是用了王立軍這樣一個“瘋子”。這個瘋子雖然很敢干也很能干,但絕不是一盞省油的燈。王立軍顯然很清楚薄熙來的為人,知道自己不過是薄的一個棋子,但他也認識到,薄熙來有賭贏的機會,自己可能從中得益。
 
薄熙來和王立軍之間的關系說明,意識形態在中共的當權派中早已不重要,官員之間是赤裸裸的利害關系,甚至是類似黑幫的團伙關系。正是在個人和團伙利益的驅動下,地方當權派普遍與地方黑勢力勾結,形成了無官不貪,無處不黑的局面,以致地方黑惡勢力日益猖獗,從根本上動搖了中共政權的統治基礎。
 
正因為如此,中共早在06年就部署地方打黑,但沒有地方大員認真執行。道理很簡單,打黑對自己不利。那薄熙來為什麼要打黑?首先是因為地方黑勢力已經威脅到他本人的政治利益,更重要的是,薄熙來看到了打黑給自己帶來的政治收益。薄熙來要打黑,面對著棘手的政治選擇。理論上存在的一種選擇,就是推動實質性的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但這個選擇在薄看來是不現實的,這不僅需要相當的時間,而且會威脅到整個中共當權派的利益。另外一種理論上存在的選擇,就是嚴格按照司法程序辦,依法打黑。但古今中外的歷史早已證明,法不治眾,在一個利益分配完全失衡,完全沒有公平可言的社會,試圖通過法治來實現只有政治和社會改革才能實現的目標,只是一種幻想。一些當年的市場烏托邦主義者,現在又成了法治烏托邦主義者,認為法治是解決一切問題的萬靈丹,這不僅是膚淺的,而且是虛偽的。

薄熙來的選擇是,一面把司法過程政治化,一面發動唱紅對地方官員和惡勢力進行威懾。這個做法雖然頗有成效,但也給自己引來了強大的敵人。司法過程的政治化早已是中國的現實。問題是,薄熙來按照自己的政治利益這樣做,就不可避免地加劇了他與政治對手的矛盾。另一方面,這個選擇也必然遭到中國自由派的強烈反對,遭到法律人的強烈反對。對此,薄熙來的選擇是進行更大的社會政策改革,爭取民心,同時避免給人民政治參與權,避免真正的政治改革。這個選擇也讓薄在政治上得了分。
 
但是,薄熙來不可能不為自己的選擇付出政治代價,他打黑的得力干將王立軍也不得不為此付出政治代價。王立軍事件表明,王立軍發現自己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價。這可能與王立軍的精神不正常有關,也可能與薄熙來過於自信,低估了王立軍的反抗能力有關。
 
王立軍事件會不會給地方黑勢力反撲帶來機會?這是關心中國命運的人首先需要關注的大問題。王立軍事件之後,中國最令人鼓舞的發展,就是汪洋宣布要打黑。這說明汪洋果然是比其他地方大員高明的政治家。可惜的是,中共內部這樣的政治家太少了,而平庸無能,無所作為,甚至甘心與地方黑惡勢力勾結的貪官則太多了。因此,汪洋打黑的成敗,將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如果汪洋不能走出一條路子來,或者汪洋不過是用像征性地打黑為自己撈取政治本錢。或者汪洋也要為打黑而丟官,那就意味著一場玉石俱焚的大革命即將到來。(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y)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