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大國之災

三峽大壩已鑄成大錯,這一點連當局也越來越難以否認了。真正的問題是,這將是一場多大的災難?近年來,一系列超乎尋常的災害加深了人們的憂慮,三峽大壩是否會給這個民族帶來巨大的環境、地質和氣候災難。先是07年重慶的洪災,然後是08年的四川地震,接著是西南大旱,再就是今年長江中游三省罕見的大旱。

2011-05-31
Share
drought0529_305.jpg
2011年5月29日圖片:湖南岳陽,中國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遭遇嚴重乾旱缺水,水面乾涸見底,成為一片草原。(Imaginechina)


一些學者給出種種假說,認為這些災難與三峽大壩的修建有聯系。於是,中國從來就不缺的奴才們迫不及待地進行反擊。他們替修建三峽大壩辯護的一個法寶就是,你們無法拿出確鑿的證據,來支持大壩與災難之間的因果聯系。

在這些為當權者辯護的奴才們看來,只要反對大壩的人不能證明是大壩直接導致了災難,修建大壩的決定就是正確的。這個邏輯恰恰暴露了他們自己無視人類生命價值,對歷史完全不負責任的思維方式。稍有常識的人都懂得這樣一個道理,有些風險雖然概率不大,但後果卻不可承受。如果領導者采取對歷史負責的態度,這樣的風險根本不值得去冒。當年趙紫陽支持反對修建大壩的專家們的意見,就是基於這個邏輯。趙指出,如果僅僅為了發電和防洪,大壩不是非修不可,而是有其他替代辦法。其實,反對修建大壩最強有力的理由,就是當時沒有任何人可能知道,如此巨大的工程可能會帶來什麼樣的嚴重後果。從事後來看,黃萬裡當年應該特別強調這一點,而不應該僅僅強調泥沙淤積問題。大壩建成以來的情況表明,還可能有比泥沙淤積更嚴重的問題。

據一位朋友告訴我,趙紫陽在試圖說服鄧小平推遲三峽大壩上馬的時候,犯了一個錯誤。趙強調民主黨派中有不少人反對大壩,認為即使為了團結黨外人士,三峽工程也不應執意上馬。沒想到,這個意見令鄧很不高興。此時的鄧小平因改革初見成效,頭腦已開始膨脹,他認為民主黨派越是反對,就越不能姑息。於是,上不上三峽大壩成了一個由誰當家做主的政治問題。

我無從考證這個故事是否屬實,但三峽大壩的錯誤決策,鄧小平絕對逃脫不了干系。從康梁變法到鄧小平改革,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風雲人物都有一個通病——急功近利。這是值得中國人認真反思的一個大問題。其實,中國的變革者中,並非盡是急功近利之徒,但政治博弈的結果卻總是急功近利的人占據上風,這背後的道理究竟是什麼?

我以為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國家太大,而地方自治的力量又十分不足。那些堅持以地方為本,在地方穩扎穩打進行改革的人,總是鬥不過那些滿口豪言壯語,急於建天下奇功的人。以地方為基礎的變革,有一個好處,就是不可能太激進,而必須對常識給予更大的尊重。而一旦沒有了地方對中央權力的制約,大國就很容易犯致命的錯誤。當年的重慶如果有較大的話語權,三峽大壩就絕對建不起來。

三峽大壩的決策失誤會不會成為對中共大一統的致命一擊?至少在今年以前,很少有人會想到這種可能性。但今年湖北、湖南和江西出奇的大旱,讓我感到這種可能性已經出現了。不管是不是由於三峽大壩的原因,如果整個長江流域的降水量和降水分布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那將會是一場巨大的經濟和社會災難。雖然不可能有人能完全證明,這個災難是因三峽建大壩而造成,但中共將無法阻止多數人相信確實是三峽大壩帶來了災難,因此,中共要對此負責。

事實上,即使沒有這樣大規模的氣候災變,中共已經非常難以應對自己的治理失敗帶來的各種危機。長江流域是中國最重要的淡水資源來源,如果這一流域出現持續的大規模缺水,如果數以千百萬人的基本生計因此面臨威脅,以中共地方政府目前之腐敗和中國社會目前之潰敗,很難設想,中共當局將如何應對。

胡錦濤為代表的這一代中共領導人,最喜歡炫耀的就是中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能力,他們可能從來也沒有想過,這也是一種能夠帶來赤地千裡的大國之災的能力,而三峽大壩帶來的大國之災,正在對這些大國權力的迷信者提出最嚴峻的挑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