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崩潰的可能性

自從章家敦發表他的中國崩潰論以來,這個問題就成為一個歷久而常新的國際話題。最近對這個話題的議論來自清華大學的外籍教授貝淡寧。7月11日,他在《基督教科學箴言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為什麼中國不會崩潰?”。我先從多維新聞網上讀到這篇文章的摘譯,又搜索原文,發現有兩個英文網站可找到。一個是“The Huffington Post”,另一個就是《基督教箴言報》網站。

2012-07-17
Share

 

有意思的是,兩個網站不僅發表的時間不同,而且題目也存在微妙差異。前者的時間是9號,比後者早兩天,更重要的是,前者的題目是“為什麼中國不會(很快)崩潰?”(Why China won’t collapse (soon)?)而後者則把括號和其中的內容都刪掉了。

看來為了吸引讀者,《基督教科學箴言》的編輯把“很快”一詞刪掉了,這是編輯們常玩的把戲,但對於作者的原意實在是缺乏尊重。

如此看來,貝淡寧本人並不排除中國有崩潰的可能,只不過認為近期不存在這種可能性。我相信貝淡寧是一位嚴肅的學者,我也贊同他對一些西方人關於中國的觀點的批評。我尤其欣賞的是,他對中國的政治改革要考慮自己的文化,不要簡單照搬西方民主的忠告。但是,貝淡寧關於中國為什麼不會崩潰的基本理由,是我不能接受的。

貝淡寧認為,90年代以來包括一些西方學者在內的政治學研究表明,多數中國人支持一黨專制的中共政權,這個政權的合法性要比西方許多人認為的要高很多,因為中國人關於政權合法性的觀念與西方基於民主信仰的合法性觀念有很大差別。貝淡寧本人也認為,中國多數人不以民主選舉為判斷政權合法性的唯一准則是有道理的。他具體地指出,中國人關於政權合法性的理念有三大要素,第一是政績,主要看經濟和民生,第二是看精英的道德水准以及對整個社會道德風氣之影響,第三就是民族主義,看國家和人民的尊嚴。

貝淡寧的文章隱含著這樣一個邏輯,那就是由於中共政權在這三個方面作的不錯,所以多數中國人支持中共政權,而現在的情況是,中共在三個方面都面臨挑戰,因此,中共不是沒有崩潰的危險。而在這個邏輯的背後還有一個更深的邏輯,那就是西方式的民主反而不利於中國做好這三個反面,不利於提高中國政權的合法性和穩定性。這顯然是一個大有爭議的假設。

不管貝淡寧的假設是否真有道理,中共請貝淡寧到清華大學任教,並不是因為他們真的相信貝淡寧這一套,而是認為他這一套說法對中共有利。最有諷刺意義的是,在中共的權力精英和知識精英中,相信民主是當代國家合法性唯一基礎的人大有人在,甚至可以說是多數,他們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並無信心,更沒有心思去尋找與中國文化契合的民主形式。他們之所以反對民主,完全不是出於社會和國家的利益,而是私利。中國民眾對此也非常清楚。因為他們看到中共的官僚大肆以權謀私,看到大批官吏對老百姓的疾苦並不在意,更看到許多高官和富人,紛紛做好了逃離中國的准備。

那為什麼會有不少調查數據顯示多數人支持中共一黨專制?我認為是這些研究出了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把中國民眾對中共的無奈,對民主的不了解、不信任,對社會失序的恐懼,解讀成為對一黨專制的支持。

中共相當成功地分化了中國社會,使多數人感到孤立無援。在這種情況下,人容易苟且和自欺。但民眾的這種心態並不能強化中共政權,而只能助長權力的腐敗,增加中國崩潰的可能。第二季度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繼續下滑,標志著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時代的終結。低增長乃至負增長的中國經濟,對決策者能力提出了嚴峻挑戰。中國奔潰的一種很大的可能性,就是那些被二十年高增長慣壞了的精英,那些在逆向淘汰中選拔出來的高官,沒有本事應對這個困難的新局面。其結果,首先不是民眾的不滿和反抗,而是當權者的腐敗無能,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這個過程可能拖得比較長,但這與中國人的合法性理念無關,而是由於民眾缺乏自組織的機會和能力。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