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奧巴馬的外交勝利與胡錦濤的末世帝王心態

上周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最大贏家是奧巴馬。奧巴馬以人權問題的低調換取美國國家利益的策略,收獲之大,超出許多人的意料。中國當局不僅將繼續大量購買美國國債,而且願意在碳排放這個重大問題上,與美國進行實質性合作。這將非常有利於奧巴馬克服國內的政治阻力,加快美國經濟轉型的步伐,同時,也有助於支持美國在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挑戰中的領導地位。

2009-08-04
Share

看清楚奧巴馬有求於中國的急切之心,中國當局一方面力排國內各種非議,在環境問題上與美國合作,另一方面,對中國的民間組織和知識分子在網上的輿論空間進行了空前力度的圍剿。就在中美高官在華盛頓舉杯相慶的時候,北京的國安警察把中國人權運動的領軍人物之一許志永從家中帶走,他創辦的維權組織“公盟”也面臨滅頂之災。

2003年,農民工孫志剛被廣州地方執法人員非法關押並毆打致死。許志永和其他幾位法學者借這一事件引發的民憤,利用剛上台的胡溫急需民意支持的政治形勢,成功地推動了《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廢止,成就了中國當代民權運動的一個裡程碑。他創辦的維權組織《公盟》,積極介入許多重大維權案件,包括“三鹿”毒奶粉受害嬰兒的賠償案。

《公盟》多年來得到耶魯大學法學院的支持,胡錦濤訪美曾在耶魯發表演講,國安部門對《公盟》不免投鼠忌器。但這一次,中共選擇在華盛頓中美戰略對話的時機,對許志永和《公盟》下了狠手,聯系到此前不久對劉曉波正式逮捕,以及最近對知識分子最活躍的天益網進行封殺,北京當局向華盛頓和民主國家發出了強烈的政治信號。

這個信號的內容極其清晰,不容置疑,那就是,中國做什麼讓步都可以,唯獨不能動搖帝王和臣民的主僕秩序,不能挑戰主子隨意處置奴才,特別是處置敢借洋人之勢犯上作亂的奴才的權利。這才是中國不容挑戰的最核心的利益。

凡對中國歷史稍有了解,尤其是熟悉晚清歷史的人,對這種思維都不會陌生。當然,自稱共產黨人的胡錦濤,還是逃不掉中國的文化宿命,走不出中國末世帝王的心態,實在令人感慨,耐人尋味。

中國的民權志士們自然會發問,奧巴馬這樣利用胡錦濤的末世帝王心態,放棄支持人權來換取美國的國家利益,是否有失道義原則?而那些一直認為西方和日本居心叵測,“亡我之心不死”的人,則對美國政客一反常態,霸氣全無的新面孔,疑竇叢生,美國人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他們的甜言蜜語究竟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真正的事實是,美國,乃至整個世界,對中國這個偏執弱智的龐然大物,罵也不是,捧也不是,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戴秉國對美國人說,不要睡不著覺,中國並無對外擴張的傳統。但問題是,中國有官逼民反的傳統,有自相殘殺的傳統,有少數人爭權奪利、不惜生靈塗炭的傳統,有自己不怕死也不怕別人死的傳統,因此,這個世界真正害怕的不是中國的強大,而是怕中國人老也長不大。

深陷合法性危機的中共政權,外強中干,百孔千瘡。中國的競爭對手,當然不希望中國太強大,但他們現在真正害怕的是中國像二十世紀前葉那樣,亂作一團。在二十一世紀,中國大亂不僅是中國人的災難,也是全世界的災難。而胡錦濤的末世帝王心態,正在增加中國大亂的可能。末世帝王的典型表現,就是外不能御強敵,內不能修善治,除了陷害賢良,唯一的本事就是敷衍度日。

中國的知識分子不斷用前朝末世的教訓來警示胡錦濤。最新一篇是雪珥的“帝國末世的預言”(中國經營報7月27日)。文章告訴讀者,大清勁敵、日本改革功臣伊藤博文遇刺前曾深為中國發生革命而憂慮,並准確地預言了革命爆發的時間。作者隱喻當今中國像當年大清一樣,是一條“沒有舵手的航船”。文章結尾是這樣的:“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大清帝國這條‘泰坦尼克號’沒有了舵手,冰山還有多遠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