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迎來後胡溫時代

2011年夏天,中國迎來了後胡溫時代。雖然胡溫還未交班,但他們顯然正在迅速失去主導中共高層政治的影響力,不僅如此,胡溫還遭到中國權力精英和知識精英主流的普遍唾棄。中國政治的這一發展,生活在北京的人感受最真切。據說今夏北京各種政治沙龍和小型聚會之紅火,頗使人聯想到78年三中全會前後的氣氛。即便是身居海外的人士,也不難從最近國內網上和官方言論尺度的變化,看到權力流動正在帶來各種戲劇性變化。

2011-08-16
Share

中國出現這種“人未走,茶就涼”的現像有多方面的原因。首要的原因當然還是鄧小平留下的有限任期制。這種制度必然帶來所謂的“瘸鴨”現像:盡管你還在位,但你說話越來越不靈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你快走了,大家都要准備適應新人當權。

不過,瘸鴨現像也染上了“中國特色”。比如鄧小平對江澤民“扶上馬,送一程”,江澤民對胡錦濤也照此辦理,就是證明。因此,理論上的瘸鴨,在中國未必瘸鴨。現在輪到胡錦濤交班,情況有了變化。胡錦濤若也想送習近平一程,看來是不成了。因為胡錦濤並沒有在任期內積累足夠的政治本錢和人望,他現在面臨的尷尬局面是,不僅他的接班對手巴不得他馬上就走,整個權力和知識精英的主流,甚至多數民眾也都巴不得他馬上就走。這倒不是因為大家對習近平和太子黨有什麼期望,而是所有人對胡溫早已不抱任何希望,都想盡快翻過這一頁。

從許多方面來看胡錦濤主政中國十年,都用得上時下流行的一句話:“這是一個奇跡”。現在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此人並不具備領導現代國家的能力。且不說現代國家領導人應有的學識、見識和價值觀,僅就溝通能力一點而言,胡錦濤就不夠格。他根本不能用自己的話與國民溝通,也不能與政治同僚和屬下官員溝通。胡上台之前,有人形容他“十年沒有一句自己的話”,認為他深藏不露,一旦當權就會大顯身手。筆者也和許多人一樣,曾對胡上台後糾正江的腐敗和朱的弊政寄以希望。但歷史的真相對我們這些天真的願望作出了最辛辣的嘲笑。歷史的真相是什麼呢?歷史的真相就是胡錦濤為了在中共專制社會中生存和出人頭地,早已失去了用自己的語言思考和表達的能力。除了“黨話”和空話,胡錦濤沒有自己的話,如果有,也是諸如“向北朝鮮和古巴同志學習”這種根本拿不上台面的“胡話”。

歷史的真相還在於,鄧小平對胡錦濤並不了解,也不曾去深入了解,他僅憑胡敢在拉薩向藏人開槍,就決定把身後的黨政軍大權全部交給胡錦濤,這反映了鄧小平陳舊的治國理念,也體現了他敢賭的性格。而胡錦濤以有限的學識、才干和歷練,竟也敢接“大位”,則不僅反映了他個人的無知和權欲,也折射出整個中共高層在六四事件之後道義精神的集體淪喪,以致這個集體已經不能產生道德壓力,使胡錦濤對歷史有一點敬畏,放棄這種不自量力,必遭後人恥笑的選擇。

還有一個歷史的真相,那就是江澤民和曾慶紅早就發現胡錦濤無能治國。但他們也知道,自己唯一的理性選擇,就是一方面與胡爭權奪利,一方面也維護胡的名分,否則大家就會同歸於盡。

江、曾的這一選擇,以及種種有利的國際和國內因素,成就了胡錦濤十年“空話治國”的奇跡。

但是,胡錦濤十年“空話治國”的奇跡不可能不讓這個國家付出代價。胡錦濤必定以中國經濟在這十年中崛起而“自豪”和“自慰”,但這終歸是無法欺人的自欺。胡溫人未走,茶就涼,說明人們已經看清楚,胡錦濤空話治國的十年,是中國迷失的十年,是播下災難種子的十年。

百年來,中國先是為“偉人”政治付代價,現在又在為“庸人”政治付代價。於是,有人又開始為“偉人”政治招魂。不過,在經歷了“偉人”政治和“庸人”政治的災難之後,更多的中國人現在期待的是走向多元共治的“賢人”政治。中國能夠開啟一個多元共治的賢人政治時代嗎,還是中國人只配在偉人政治與庸人政治之間作選擇呢?這個問題或許在後胡溫時代得見分曉。
http://china.dwnews.com/news/2011-08-12/58006853.html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