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中国改革三十年之惑

本周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三十周年,中国纪念改革三十周年的政治活动将达高潮。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以“三十而立”为专题,发表多篇专稿。不过,在中国的语境下纪念改革三十年,最严肃的媒体,也只能讲一半真话,因此,把另外一半真话讲出来,是海外华人的责任。

2008-12-16
Share

改革开放三十年给中国人带来的困惑一点也不比物质进步少。最大的困惑,莫过于“回到解放前”的感觉。说到中国奇迹,比经济增长更大的中国奇迹,就是中共颠覆和逆转自己的革命竟然能走如此之远,惊叹之余,这一事实也不能不令人深感困惑。中共的一些老党员致死都不能理解这场改革,临终前大骂邓小平,以至死不瞑目者大有人在。我相信,如有可能去问那些中共胜利前牺牲的烈士,一定会有许多人同样地激愤。所有中国人都会想到的同一个问题就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颠覆中共革命的“罪魁祸首”其实不是别人,正是“伟大领袖”毛泽东。许多人都同意,没有文革,改革绝不会那么容易,而文革恰恰是毛泽东一人之创造。当代中国人最大的悲哀就是无法理解自己苦难的历史,尤其是无法理解百余年来中国苦难的历史,因此,许多人或选择忘却,或选择一种简单化的解释,把中国人的一切苦难都归咎于几个坏人。对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优秀分子,“抛头颅,洒热血”,追随毛泽东这样的“恶魔”,去进行血腥的杀戮。迄今为止,少见深刻的文章。国内看不到,海外亦难得,这不能不令人非常不安,因为这说明中国人很可能还要重复历史的错误,中国人的苦难还没有尽头。

当下中国最明显的一个现象,就是共产党对待自己的政治反对派,很像当年国民党对付共产党。你可以说比起改革前,共产党有了很大进步,已经不轻易抓人杀人,但谁也不能否认的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倘若没有国际舆论的压力,那些敢于挑战共产党权威的人,境遇肯定会更糟。共产党与当年国民党最重要的相似之处就在于,对反对派中那些最有人格力量,最有道德威望的人,嫉恨和恐惧最深。在这方面,中共比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加残忍霸道,更不愿化敌为友。

于是,中国大陆出现了一种极其令人不解的荒唐现象,一方面,中共继续以各种方式歌颂和赞扬当年中共志士的革命行动,鞭笞国民党当年对进步和正义人士的迫害,而与此同时,中共又使用当年国民党同样的,甚至更加卑鄙的手段来迫害当今的进步和正义人士。这种能够让正常思维的人发疯的矛盾现象,极大地毒害了整个中国社会,使中国社会的德性和心智出现了可怕的全面退化。

最近的一个例子,当然就是中共迫害“零八宪章”的组织者和签名者。但是,更加让人内心感到震撼的,却是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几个青年学生向公安局告发杨师群教授在课堂上发表“反革命”言论。

胡锦涛对“零八宪章”的恐慌不足为奇,他对刘晓波的迫害虽然使我颇感意外,但细想一下,也能够理解。胡锦涛是一个至今仍然用文革前的语言来思维的人,他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搞政治改革,没有能力与异议分子对话,唯一使自己免于身败名裂的可能性,就是把一切问题留给后人。

胡锦涛在台上还可能表演四年,对于经历了如此漫长苦难岁月的中国来说,再忍四年也不算什么,尽管中国的山河与社会已经在大出血。真正令人感到恐怖和困惑的是,我们并不知道,四年之后乃至十年之后,在改革三十年中成长起来的青年一代,会有多少人像那些告发杨师群老师的学生,会心甘情愿地充当专制政权的鹰犬,把同代人中的林昭和刘晓波投入监狱,我们也不知道,会有多少青年人信奉“好死不如赖活”的奴才哲学,对此无动于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