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解讀哥本哈根的中美“雙雄會”

此次哥本哈根大會,正如許多人預料的那樣,充滿戲劇性。其中最富戲劇色彩的,莫過于中美的激烈爭鋒,尤其是奧巴馬和溫家寶的“雙雄會”。

2009-12-21
Share

鑒于氣候變化形勢空前緊迫,大會從開始就彌漫著普遍的焦慮。但是,中國代表團上來就對西方展開尖銳的道德批評,頗讓人摸不著頭腦。西方在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上確有曆史的道義責任,但現在抓住這一點不放對解決問題究竟能有多少幫助?我感到中國對這次大會,似有一套周密策劃的謀略,但這是一套什麽謀略?究竟想達到什麽目的?是以攻爲守,轉移世界對中國作爲溫室氣體最大排放者的壓力,還是想讓這次大會開不成,從而減少中國的減排壓力?

哥本哈根大會現已曲終人散,從海內外媒體披露的細節來看,我的猜測並不正確。溫家寶此次參加大會,並無拆台之意,因爲中國認識到這樣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而讓我感到吃驚的則是這樣一個發現:溫家寶把這次大會作爲提升中國和個人曆史地位的一次良機,他看到了美國和西方的道義困境,看到了全球熱望此次會議成功的廣泛民意,因而想最大限度地利用這個機會,贏得中國和個人的聲望。說的更明白些,溫家寶想直接挑戰奧巴馬的領導地位,扮演一個拯救全球氣候大會的大英雄。

那麽結果如何呢?正如溫家寶所料(或所希望的),中國帶頭對美國和發達國家發難,加劇了哥本哈根的悲觀氣氛,大會面臨全面崩盤的危局,但最終使大會免于完全失敗的是奧巴馬,而不是溫家寶。溫家寶的政治謀略沒能勝出奧巴馬的政治智慧,他在哥本哈根的英雄夢因此而落了空。

英雄所見略同,溫家寶和奧巴馬都看到大會成敗的關鍵不在減排,而在融資。因爲全球對需要減排已形成共識,問題在于如何分擔未來的投資和損失。中國以發展中國家領袖自居,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帶頭施壓要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多出錢。溫家寶自以爲立于不敗之地,卻忽視了人所共見的事實,那就是中國不僅是最大的碳排放國,更是美國最大的債權國,擁有全球最大的外彙儲備。這就決定了中國在融資問題上擁有很大的責任和發言權,而中國卻沒有准備任何建設性方案。

就在各國對大會前景越來越悲觀的時候,中國官方控制的媒體調子反而突然積極起來。12月16日,在前往哥本哈根的專機上,溫家寶接受隨行中國記者采訪,爲自己登場高調造勢。次日,溫家寶縱橫捭阖,展開了自1955年萬隆會議以來最雄心勃勃的峰會外交。

12月17日,希拉裏宣布美國將會幫助籌集每年1,000億美元的氣候援助資金,以幫助窮國抗擊全球變暖。這一創新舉措超出各國預料,立即改善了大會的氣氛,也改善了美國與中國爭鋒的態勢。

18日,姗姗來遲的奧巴馬立即就減排核實問題對中國施壓,宣稱如無國際監督,“任何協議將只是紙上空談”。據報道,溫家寶認爲這是對中國的極大侮辱,“憤而離開會議中心”,派低級代表出席會談。但溫顯然並未因此放棄自己的“英雄夢”,而是計劃與印度、南非和巴西三國領導人協調立場之後,再與奧巴馬攤牌,逼其就範。沒想到奧巴馬得知四國領導人正在會晤後急中生智,不請自到,促成了挽救大會的關鍵協議,而溫家寶的個人‘英雄夢’也就隨之破滅。

溫家寶與奧巴馬在哥本哈根短兵相接,傳遞了豐富的信息。從國內政治的立場,兩人都可自稱不辱使命,但奧巴馬顯然贏得了全球更多人的贊譽,以致有些中國青年都在網上表達對他的好感。

哥本哈根的“雙雄會”說明,中美在全球事務中對領導權的競爭未必是壞事,若沒有中國的挑戰,美國未必會搞出現在這個融資方案。但是,專制中國的崛起對世界也意味著很大的風險。溫家寶的行爲告訴我們,從專制政治中成長起來的中國領導人沒有法治思維,更不願接受集體協議的約束。因此,當完全沒有道德約束的人掌握了中國的最高權力,世界就有要面對一個超級的“流氓大國”,而這個噩夢可能在一夜之間就變成現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