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2010--美中連體經濟痛苦反思之年

年終將至,中美兩國的決策者和民眾突然發現,雖然全球經濟已進入所謂“後危機時代”,但兩個連體經濟的真正麻煩才剛剛開始。擺在兩個連體經濟面前的是漫長而極不確定的經濟轉型過程,新的經濟危機隨時可能再度爆發。

2010-12-21
Share

rmb_dollar305.jpg
安徽淮北一家銀行的員工在點數美元現鈔。(法新社2010年11月圖片)


中國經濟的麻煩是高通脹,而美國經濟則苦於通縮壓力。不久前,美聯儲為了刺激經濟下了最狠的猛藥,但沒過幾天,貨幣數量寬松的效果就開始減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NBC著名的電視專欄《60分鐘》在最近一期節目中告訴觀眾,美國經濟的債務黑洞遠沒有見底。對金融危機發出警告而名聲大噪的華爾街分析師Meredith Whitney對記者說,美國各州和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很可能觸發另一場金融崩潰。

新澤西現任州長Chris Christie在節目中則說明了地方債務危機,是過去十年瘋狂借錢擴大支出的結果,現在各地政府根本無錢還債,不得不緊縮開支,甚至把前景極好的投資項目也停下來。最麻煩的是,政府借錢來支持的大量支出並無生產性,也就是說並不創造財富,反而留下了許多福利義務,包括公職人員的養老金。

這個解釋給我很大啟發。眾所周知,過去十年,中國成了美國的最大債主。與此同時,許多美國的制造業也轉移到了中國,美國經濟空心化。中國一手掏空美國經濟,一手借錢給美國人花的結果是讓美國經濟陷入極大困境。第一是支出難減,因為削減福利支出在政治上非常困難;第二,即使大幅度削減支出,比如政府減薪裁員,同樣會帶來嚴重後果,那就是需求疲軟,資產價格縮水,地方稅源進一步萎縮。

這樣一來,為了維持美國龐大的經濟需求和社會穩定,政府必須要花很多錢來繼續養活那些並不生產財富的人,包括大量失業者。而這樣的結果是把本來可以用於投資的錢浪費掉了,把人力資源也浪費掉了,這種局面長期持續,對美國的後果將非常嚴重。我相信美國精英們現在一定很後悔,要是當年把從中國借來的廉價資本用來投資生產性項目,如新能源、高速鐵路,美國人現在的日子也不至於如此之難,因為這些生產性項目可以創造就業,增加稅收。現在,對美國的困境非常清楚的美聯儲,除了印鈔票把負擔轉嫁出去,特別是轉嫁給大債主中國,已別無選擇。不過,美國社會對於政府隨意擴大支出,已經產生了強大的反彈。

美國的反思不輕松,中國人的反思更痛苦。因為許多人現在開始明白,中國廉價勞工二十年的血汗落了一場空。《共識網》發表了著名學者秦暉今年早些時候的一個演講,題目是“十字路口的全球經濟”。在這個報告中,秦暉說,“今天世界上的一個景觀,就是中國人只生產不消費,……把大量的產品送去給美國人消費,美國人給我們打一張白條,……以至於最後形成一個很大的窟窿,……造成信用崩潰。”秦暉演講的一個核心思想就是告訴中國人,沒有民主政治,造成了中國低人權,低消費,為他人做嫁衣裳的現實。

很多中國人還不知道的是,國際資本與中國專制政府的合謀,不僅腐蝕了中國社會,使中國的普通人成為被剝奪者,也嚴重地腐蝕了美國自由和民主社會的道德基礎,最終使美國經濟和美國的普通勞動者也成為受害者。真正從美中經濟極度失衡的一體化中掘取巨額財富的,只是中國的少數權貴和美國的少數富人。

秦暉告訴中國人,只有政治民主化,才能解決中國低人權、低福利的問題。秦暉的道理是對的,但問題是中國人的民主何時能實現?如果中國實現不了民主,美中經濟的不平衡就要繼續下去嗎?美國經濟對中國儲蓄的依賴就要繼續下去嗎?

這正是美國人現在反思的問題。盡管知道要付出非常痛苦的代價,但美國社會正在形成一個廣泛共識,那就是為了保護美國人的自由和民主,一定要消除政府赤字,擺脫對中國資本的依賴。未來數年,美國人能否做到這一點以及如何做到這一點,將不僅影響未來的中美關系,也將影響中國的民主化進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