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2010--美中连体经济痛苦反思之年

年终将至,中美两国的决策者和民众突然发现,虽然全球经济已进入所谓“后危机时代”,但两个连体经济的真正麻烦才刚刚开始。摆在两个连体经济面前的是漫长而极不确定的经济转型过程,新的经济危机随时可能再度爆发。

2010.12.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rmb_dollar305.jpg
安徽淮北一家银行的员工在点数美元现钞。(法新社2010年11月图片)


中国经济的麻烦是高通胀,而美国经济则苦于通缩压力。不久前,美联储为了刺激经济下了最狠的猛药,但没过几天,货币数量宽松的效果就开始减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NBC著名的电视专栏《60分钟》在最近一期节目中告诉观众,美国经济的债务黑洞远没有见底。对金融危机发出警告而名声大噪的华尔街分析师Meredith Whitney对记者说,美国各州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很可能触发另一场金融崩溃。

新泽西现任州长Chris Christie在节目中则说明了地方债务危机,是过去十年疯狂借钱扩大支出的结果,现在各地政府根本无钱还债,不得不紧缩开支,甚至把前景极好的投资项目也停下来。最麻烦的是,政府借钱来支持的大量支出并无生产性,也就是说并不创造财富,反而留下了许多福利义务,包括公职人员的养老金。

这个解释给我很大启发。众所周知,过去十年,中国成了美国的最大债主。与此同时,许多美国的制造业也转移到了中国,美国经济空心化。中国一手掏空美国经济,一手借钱给美国人花的结果是让美国经济陷入极大困境。第一是支出难减,因为削减福利支出在政治上非常困难;第二,即使大幅度削减支出,比如政府减薪裁员,同样会带来严重后果,那就是需求疲软,资产价格缩水,地方税源进一步萎缩。

这样一来,为了维持美国庞大的经济需求和社会稳定,政府必须要花很多钱来继续养活那些并不生产财富的人,包括大量失业者。而这样的结果是把本来可以用于投资的钱浪费掉了,把人力资源也浪费掉了,这种局面长期持续,对美国的后果将非常严重。我相信美国精英们现在一定很后悔,要是当年把从中国借来的廉价资本用来投资生产性项目,如新能源、高速铁路,美国人现在的日子也不至于如此之难,因为这些生产性项目可以创造就业,增加税收。现在,对美国的困境非常清楚的美联储,除了印钞票把负担转嫁出去,特别是转嫁给大债主中国,已别无选择。不过,美国社会对于政府随意扩大支出,已经产生了强大的反弹。

美国的反思不轻松,中国人的反思更痛苦。因为许多人现在开始明白,中国廉价劳工二十年的血汗落了一场空。《共识网》发表了著名学者秦晖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个演讲,题目是“十字路口的全球经济”。在这个报告中,秦晖说,“今天世界上的一个景观,就是中国人只生产不消费,……把大量的产品送去给美国人消费,美国人给我们打一张白条,……以至于最后形成一个很大的窟窿,……造成信用崩溃。”秦晖演讲的一个核心思想就是告诉中国人,没有民主政治,造成了中国低人权,低消费,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现实。

很多中国人还不知道的是,国际资本与中国专制政府的合谋,不仅腐蚀了中国社会,使中国的普通人成为被剥夺者,也严重地腐蚀了美国自由和民主社会的道德基础,最终使美国经济和美国的普通劳动者也成为受害者。真正从美中经济极度失衡的一体化中掘取巨额财富的,只是中国的少数权贵和美国的少数富人。

秦晖告诉中国人,只有政治民主化,才能解决中国低人权、低福利的问题。秦晖的道理是对的,但问题是中国人的民主何时能实现?如果中国实现不了民主,美中经济的不平衡就要继续下去吗?美国经济对中国储蓄的依赖就要继续下去吗?

这正是美国人现在反思的问题。尽管知道要付出非常痛苦的代价,但美国社会正在形成一个广泛共识,那就是为了保护美国人的自由和民主,一定要消除政府赤字,摆脱对中国资本的依赖。未来数年,美国人能否做到这一点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将不仅影响未来的中美关系,也将影响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