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炸不醒的中國夢


2015-08-18
Share
tianjin-after1.JPG 2015年8月15日,天津居民拍攝到現場有明火。(李梅提供)

此次天津港的爆炸事件,無疑會成為中國多年來最慘烈的奇災之一。但不難感到的是,國人對這場巨大的人禍普遍持冷漠和無奈的態度。重要的原因,就是無需經過調查,每個人都能非常確定地知道,導致這場災難背後的原因一定是權力腐敗,而這場災難絕不會終結中國以權謀私的老把戲,而只會以"不了了之"。

當然,這場人禍加劇了許多人對末世到來的恐懼,有人把1626年京城火藥局爆炸的故事拿到網上傳播,更強化了人們對本朝氣象與明末極為相似的印象。當局乃至朝野文人對這場災難的反應,也絲毫不能減弱人們的這種末世感覺。一如既往,在朝一方的基本方針就是"硬著頭皮保持淡定",宣揚"正能量"個和"主旋律",壓制各種不利當局的言論和消息,而在野一方則不失時機地指責,當權者的失德、失道與失政是本次災禍的根本原因。

在微信中,我發現確有一些知識分子試圖探討中國公共安全災難總是"以不了了之"的深層原因,但這種努力很容易受到"網管"的干涉。一篇題為"有組織地不負責任:風險社會的政治隱喻"的舊博文,竟然很快就因其政治敏感性而被刪除。通過搜尋,我還是找到了這篇寫於2011年末博文的作者是彭曉芸。題目非常好,可惜分析不足。

普遍出現"有組織地不負責任",是中國歷朝的末世氣象。這個政治規律與中國反地方自治的政治文化,顯然有聯繫。問題是,中國反地方自治的政治文化為何如此頑固,為何如此顛撲不破?要回答這個問題,確有難度。

我以為中國反自治的文化是通過"做人上人"的普遍價值追求來支撐的。雖然"做人上人"是個人在所有社會中的本能衝動,但不同文明和社會對個人間競爭的衝動有不同的激勵和製約。基督教文明"做天上人"的價值就是一種不同於中國文明對個人競爭的激勵和製約。西方文明得益於這種激勵和製約相當明顯,儘管要講清楚背後的學理並不容易。

對中國人來說,我認為比較容易理解的是,"做人上人"的普遍價值追求與中央集權的官僚政治相結合,必然導致"有組織地不負責任"的普遍後果,從而導致地方公共治理的災難。大一統的官僚政治必須系統地壓制地方共同體的利益追求,從而壓制公共利益的正當表達,這就要依賴官僚追求升遷,追求個人功利的強烈動機,要讓這種個人功利衝動不扭曲真相,不欺上瞞下,是不可能的。一旦中央政治敗壞,大局一定糜爛。

中國文明走不出治亂循環的宿命,不是因為不明白這個道理,而是無法想像如何建立一種不搞中央集權的新政治秩序,這種新秩序既能兼顧地方自治,又能維護中國的政治統一。

習近平的中國夢,本質上還是一個中央集權的"舊夢"。他在十八大的就職演說中,講到"要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機會",而隻字不提社會和地方自治,就是因為他無法超越中國人爭"做人上人"來支持中央集權的治理理念。坦率地說,在這個問題上,習近平並不孤立,因為中國的主流文化和知識精英,普遍不認為需要超越中央集權的理念,他們和習近平一樣,都無法想像如何建立一種分權自治的新政治秩序。儘管多年來中國知識人中一直都有關於"聯邦制"的議論,都不免流於空談,因為提不出有想像力的路徑。

人類的一種本能傾向,就是對那些拿不出辦法的難題,乾脆不承認其存在,儘管這個問題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製造災難。天津港的爆炸固然令人驚魂,但我相信還是炸不醒反自治的中國夢。 "編外英雄"們的人生既不出彩,結局也令人可悲,但中國的消防隊伍中不會有自治文化才能培育的"地方英雄",而會繼續有無數可憐的父母,願意花錢為自己的兒子買一個平時逍遙、事故發生卻難以勝任以致引爆災難的"編外"崗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