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的政治週期與經濟決策


2013-04-30
Share

上週末,關注中國的人都注意到這樣一條新聞:4月25日上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

評論人士普遍注意到,政治局常委在4月份开会讨论中国经济极不寻常。其實,最不尋常的不是開會,而是把開會的消息公之於眾。那麼,如何來解讀這個不尋常的會議背後的信息呢?

一種很自然的解讀就是經濟形勢嚴峻,而且,對於如何應對這個形勢出現了重大分歧,必須以召開常委會的方式來統一意見,而且,以公之於眾的方式來平息社會對政策不確定的不安。這樣的解讀顯然是言之成理的,因為中國經濟一季度的增長比普遍的預期要差。

不過,我以為這次不尋常的常委會應該有比這樣的解讀更深的含義。我的推測是,中國經濟第一季度增長乏力,把一個棘手的政治問題擺在了李克強和整個中共新班子面前,這個問題就是究竟讓溫家寶留下的危機早一點爆發,還是盡量讓這些危機晚一點爆發,甚至是爭取把這些危機留給下一届?對這些問題的回答,涉及到要不要採取手段來穩增長,把增長穩定到什麼水平,以及用什麼手段來穩增長?

中共最高領導班子實行有限任期制,不可避免帶來了政治週期對經濟決策的影響。這個影響的基本邏輯就是前任把方便給自己,把難題給後任。從朱鎔基開始,這樣的傾向就出來了,到了溫家寶,這種傾向更加明顯,只不過溫家寶比朱鎔基更"狠",給後任留下的選擇餘地更小,難題更大。有一位投資界的人士告訴我,溫家寶在最後兩年裡,把使用銀行貸款來刺激經濟增長的手段使用到了極致,以致李克強再繼續這樣做風險非常大。

不僅如此,溫家寶為了支持自己2008年底作出的四萬億投資抵禦金融危機的決策,放縱地方政府大量舉債,打開了一個潘多拉的盒子。溫家寶當然清楚地方政府亂發債的後果是嚴重的,但他也明白,這些問題將不是他的麻煩,而是李克強的麻煩。

那麼,李克強的麻煩是不是一定就是習近平的麻煩呢?這個問題就比較微妙了。習近平當然希望中國經濟能夠保持平穩增長,但是,如果做不到,他就考慮如何減少自己的政治風險。

習近平的政治計算其實很容易理解,第一,他不想為上一屆,尤其不想為溫家寶的失誤擔責任,第二,他也不想為李克強的失誤擔責任。出於這樣的考慮,如果不能把一些經濟危機的爆發推到十年之後,那他就很可能寧願讓前任留下的危機早一點爆發,而不是萬一點爆發。

讓前任留下的危機早一點爆發的好處有兩個,第一,責任比較清楚,問題不是我造成的,而是前任造成的。第二,把一些寶貴的資源留下來,以備將來有更大的麻煩時使用,如果把儲備資源用在給前任的失誤擦屁股,等到自己需要資源的時候反而無資源可用了,很不明智。當然,讓危機早爆發也不是沒有風險,因為搞不好也會失控。

在這種情況下,應該說最坐蠟的是李克強。近一個月來,財經界越來越多的人抱怨李克強不作為,原因就在於他被夾在了政治利益矛盾的中間,左右為難。他若不阻止經濟下滑,則引火燒身,他如果以增加未來風險來阻止經濟下滑,習近平會很不高興。

我猜測李克強終於搞出了一套他認為能夠平衡這個矛盾的辦法來,但這個辦法絕對不會沒有風險,更不可能沒有爭議。這次政治局常委會,就是李克強說服習近平之後,常委會拍板的會議。

雖然現在還無從得知李克強決策最核心的內容究竟是什麼,但我同意這樣一種推斷,即這次常委會將認同支持一個較低的增長速度,甚至準備接受低於百分之七的增長速度。這樣的好處是,一方面可以歸咎於溫家寶留下的問題太多,太嚴重,同時也保留一些資源和手段在情況惡化的時候使用。

這個判斷的一個依據就是習近平不久前提出的一個新說法,"底線思維"。這個說法的意思,就是凡事從最壞處準備。中國經濟最壞的可能,就是不久會發生硬著陸。習近平提出這個說法,一方面說明他對總的形勢判斷比較嚴峻,同時,這也符合他的政治計算,也就是讓上一屆留下來的問題早一點爆發,比掩蓋起來晚爆發好。因此,這次政治局常委會很可能意味著中國經濟增長會進一步減速,用減速來減小發生硬著陸的的機會。(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