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小時代”的大劫難


2013-07-23
Share

《小時代》是郭敬明根據自己的小說親自執導的一部電影。在院線經理們全力支持下,這部影片創造了中國大陸票房首日收入的新紀錄,並將於本週進入美國院線。它的成功還不止於此,因為它受到了罕見的輿論關注。

我先是注意到,王蒙在竇文淘主持的“鏘鏘三人行”上講了一次意猶未盡,第二天又講了一次。接著就是《人民日報》,既發了批評的影評,也發了支持者的文章。最後,是《大西洋月刊》竟然也卷了進來。

《大西洋月刊》的影評寫道,“我們猝不及防,就被這部明目張膽地炫耀財富,魅力及男權,表現'女性就想要這些'的電影驚呆了。其思想之低俗以及完全缺乏自知之明十分驚人,但也許又不那麼令人意外。”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3_07_18_159105.shtml

這位作者顯然意識到,《小時代》這部電影的重要性完全不在藝術和商業方面,它的政治和社會意義甚至超越了中國,因為這個電影明白無誤地告訴世界,中國正在發生一場可怕的價值災難,而這場災難將不僅禍害中國人,也必將殃及全球。旁觀者清,這位作者點到了中國正在發生的價值災難最可怕之處,就是主流精英“完全缺乏自知之明”。

任何一個社會都有低俗之人,都有不知廉恥之人,郭敬明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此。郭敬明的問題在於他已經不滿足這個社會僅僅善待這些本質上是心智不全的病人。他還要更進一步,要讓自己和自己的價值得到社會尊重、成為社會主流,因此,他要徹底打敗和羞辱那些自以為高尚,老是用斜眼看他的偽君子們,如韓寒之流。

在接受《人物》雜誌專訪時,郭敬明毫不掩飾自己的“社會抱負”,他對記者說:“你是沒有辦法靠一己之力改變這個社會的,但是你可以去學懂它的規則,然後去玩死他們。”
http://www.guancha.cn/Celebrity/2013_07_16_158654.shtml

歷史早已證明,郭敬明這類心智不健全的人一旦成名,下場往往是很可悲的,因為他確實“完全缺乏自知之明”。令人難以理解的是,郭敬明這麼一個病人,在被他稱之為“小時代”的今天,為什麼能如魚得水,為什麼會如此成功,以至於他竟飄飄然地想要把一切看他不順眼的人都“玩死”?

在某種意義上,希特勒也是這類病人。在一個正常時代,這類病人在社會的階梯上爬不了太高,比如希特勒想成為一個藝術家的夢就沒有實現。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才華不夠,而且也因為正常社會有一種自我保護功能,也就是像免疫系統那樣能夠識別並阻止那些病態的細胞擔當重任。不過,一次大戰帶來了一個不正常的“小時代”。法、英以及德國本國的一些“精明”的政治家們,在建構戰後秩序時的機會主義態度釀成了大禍,顛覆了德國社會最基本的價值判斷,結果是讓希特勒獲得了“玩死”別人的機會。

現在看來,“六四”以及隨後而來的冷戰之結束,也給中國帶來了這樣一個“小時代”。鄧小平是給這個“小時代”定調子的人。他否定了毛的“大時代”,卻繼承了那個大時代最壞的東西—為達政治目的不擇手段,尤其是不惜踐踏人的基本尊嚴。事實證明,毛的大時代也好,鄧的小時代也罷,其結果都是一場大劫難。大劫難最集中的表現,就是把一批心智不健全的病人推上了主流精英的高位。

經歷過文革的人還應記得,在文革後期,不論那一派當權,留在權位上的都不是本派中比較正派的人,而很多明顯有人格缺陷的人則“春風得意”,成為人們背後議論的笑柄。

這類人對社會的最大威脅不是他特定的意識形態,而是他們陰暗的反社會心理。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權力,他們不惜讓整個社會成為自己的殉葬品,就像希特勒那樣。

郭敬明和他的《小時代》之所以引起了國內外一些人的警覺,倒不僅是他和這部電影能夠帶來的直接危害,這個現象還告訴我們,中國社會已經病到了極其危重的程度。多年來正不壓邪,已經影響到幾代人最基本的是非判斷。一個心智正常的人要在中國生存,就不得不時時“ 糾正”自己的良知,以至於讓那些心智不健全的人產生了郭敬明這樣的“中國夢”:不僅要登堂入室,還要把自己的意志全面加之於社會。

《小時代》現象的可怕之處還在於,它說明這種心智不健全的精英不僅在娛樂和商界,而且在學界和政界已然成了氣候,而他們的支持者在中國的80後90後中也大有人在。由於郭敬明們“完全缺乏自知之明”,因此,他們也完全不可能理解,倘若他們的“中國夢”成真,中國和世界將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