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也谈胡锦涛的遗产

胡锦涛还未卸任,对他执政十年的各种评论就纷纷出笼了。在中国国内,出现了为中共十八大造势的“黄金十年”之类的评论自然不令人意外,但有全球影响力的西方媒体也来凑热闹,让我颇感吃惊。BBC的国际事务评论员John Simpson近日发表评论,题为“成功与失败:胡锦涛的遗产”。这篇题目引人的文章吸引了不少读者,但细读之下不仅感到缺乏深意,而且看到了西方一部分人试图两面讨好的功利思维。

2012-07-24
Share

http://www.bbc.co.uk/news/world-asia-china-18897490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07/120720_simpson_hu_legacy.shtml

 

文章一方面吹捧胡锦涛执政10年,中国经济翻了两番,同时避免了中共领导层的分裂,是“了不起的成就”,另一方面,也指出中国社会“无法无天,贫富悬殊”。Simpson虽然指出“中国的增长远非是稳定的。”但他也写道,“中国刚刚过去的这10年是没有先例的。100年后,人们仍会赞叹中国的迅速致富和成功,正如同我们赞叹工业革命和美国靠残酷剥削致富的资本家取得的成功一样”。这显然是胡锦涛和中共当权者很喜欢听到的话。

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世界而言,胡锦涛执政的十年确实是不同寻常的十年,其中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但究竟应该如何评价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关系重大的问题。Simpson把中国的崛起与英国的工业革命和美国的崛起相提并论,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英国的工业革命和美国的崛起,虽然也带来了许多破坏性的后果,但其技术和经济的进步与政治和社会的进步总体来说并行不悖,这与中国的崛起存在根本性的不同。作为一个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中国的崛起更类似大革命前的法国和希特勒的德国,在经济繁荣的同时,发生了极其严重的政治衰败和社会溃败。因此,这路易十六的法国和希特勒的德国虽然都是改变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但其共同点是,给世界带来了极大的灾难,也就是说,这两个事件是通过制造巨大的人类灾难来推动历史的。

Simpson以一种轻飘飘的口气谈到中国在胡锦涛执政十年中国内部形成的无法无天,贫富悬殊的局面,说明他认为这些问题只会伤害到中国人,而不会伤害到外部世界,尤其不会伤害到他所在的西方世界,这反映了他的短视,而他的这种短视,在西方有相当代表性。

中国经济在过去十年的奇迹增长,有多重原因,其中既有内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正如许多人都知道的,外部因素中最重要的就是911事件之后美国陷入战争泥潭,不仅无力遏制中国,还不得不放中共一码,给中国经济增长提供强大的外需。内部因素中,既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而积极因素多与历史有关,与胡锦涛无关,相反,许多后果严重的消极因素,则与胡锦涛直接相关。如中国不顾环境代价和社会代价追求经济增长,胡锦涛就难辞其咎。胡锦涛对地方官员贪腐的放纵,对权贵以强凌弱的姑息,是史上罕见的。

一个经济迅速崛起,同时又无法无天、贫富悬殊的中国,不仅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而且将对西方文明和西方主导的资本主义秩序,带来史无前例的挑战。我以为这才是胡锦涛最重要的遗产。

此次中国的崛起是中共专制政治制度与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秩序联姻的产物。东方专制基因与西方贪婪基因的杂交,不仅造成了中共一党专制对资本主义的倚赖,反过来也造成了西方经济对中共政权的倚赖。这意味著什么呢?这不仅意味著中国的环境灾难和社会灾难将通过经济全球化传导和扩散到西方和其他地区,而且,也意味著西方对资本主义秩序的变革会受到中国腐朽的文化和权贵利益的牵制。

从长远来说,这对于中国和西方都不是坏事,因为中国的内部灾难向西方的传导和扩散,会迫使西方对资本主义秩序进行更彻底、更深刻的变革,反过来也帮助中国的内部变革。但恰恰由于胡锦涛十年积弊造成的危机极为深重,西方将逃不掉为中国的环境灾难和社会灾难买单。联想到法国革命和希特勒夺权的历史后果,胡锦涛和他的继任者,确有可能像路易十六和希特勒那样,让亿万无辜者,为他们的平庸无能和个人野心付出惨重的代价。(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