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官民對立下的困局

習近平開始掌權,中國的官和民都想試探這位新登基的“皇上”,看他會吃哪一套?看他底線在哪裡?十年前,胡錦濤剛上台的時候,情況也是如此。

2012-11-27
Share

 

當年胡錦濤的選擇是,一面到西柏坡做秀,表示堅持中共艱苦奮鬥傳統,一面卻發動皆大歡喜的“保鮮運動”,於是全國官僚很快就明白:新天子不會與我們為難。當然也有倒霉的例外,一個是北京的孟學農,若不是“非典”,他今天也很可能混個常委。另一個就是上海的陳良宇,他的問題是仗著黃菊撐腰,太沒把胡錦濤放在眼裡了。

這一次,習近平的選擇要困難多了,因為如今官民之間矛盾之尖銳,已非當年可比。官僚們對此也很清楚,絕對沒有人敢學陳良宇,但盡管如此,還是有不少高官會丟烏紗帽。原因之一就是,有些人的劣行早已留下把柄,一旦被人在網上捅出來,難有人敢像過去那樣出來庇護。此次重慶丟官的雷政富,就是一例。但習近平的麻煩就在於,像雷政富這號貪官,中國遍地都是。習近平如果繼續鼓勵知情人們繼續對大大小小的雷政富們在網上曝料,很快就會出現無法收拾的局面。因此,那個此番在網上曝料的警察,此時很可能正在受到巨大壓力。他把雷政富拉下了馬,搞不好自己也要丟掉公務員的鐵飯碗。

本周的應外一個新聞事件,從另一側面反映了夾在官民尖銳對立之中習近平所面對的困局。這個新聞事件就是貴州畢節五個兒童中毒而死的慘劇,五人中有四個是留守兒童。中國的留守兒童,有人估計高達五千多萬。這五個孩子的悲慘遭遇,如同雷政富的醜行一樣,在今日中國絕不是什麼特例,而是不經意就可以看到的現像。胡錦濤沒下台的時候,這類慘劇不易如此高調曝光,一方面是由於當局對新聞的控制,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人們知道胡錦濤的態度,捅出來也沒用,反而會給自己惹禍。

此次把這個慘劇曝光之於公眾的,是當地的一個異議作家李元龍。慘劇曝光後,七個官員立即受到懲處,而李元龍本人則“被旅游”。有傳言說他可能面臨被暗殺的危險。這個例子說明,在官民極端對立情況下,面對新皇帝上台,地方官員的神經緊張到了何種程度。

讓我頗感驚訝的是,貴州政府在最初的驚恐之後,終於作出了一個有點智慧的反應,決定設立留守兒童關愛基金,每年拿出六千萬元來改善留守兒童的生存狀況。地方政府的這個反應,一方面說明了他們對新主子的恐懼,也說明政府不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事,也不是沒有錢做好事,但沒有被逼到牆角,就不會去做好事。

但由此帶來的麻煩就是,是否需要鼓勵更多的李元龍們來揭短曝光,逼政府做好事呢?而且,用這種辦法,真的能夠讓政府做好事嗎?就拿這個每年六千萬的基金來說,誰能夠保證這個基金不會成為一些官僚自肥的一個新機會呢?

這兩個新聞事件表明,習近平剛上台,我們就馬上聽到胡錦濤擊鼓傳花送來的炸彈的定時裝置發出的聲音。面對這種高度爆炸性的官民對立,習近平能有什麼選擇?他會作出什麼選擇?

從嚴治官是短期內習近平無法避免的選擇,這一點已經非常明顯,但這兩個新聞事件也告訴我們,胡錦濤留下來的貪官遍地、民怨沸騰的困局,靠從嚴治官其實是走不出去的。一方面是官員內部的改革力量非常有限,因為大家都被拉下了水,另一方面,胡錦濤早就把李元龍代表的社會進步力量打成敵對勢力,使得中共內部的改革派很難和社會上的改革力量合作。

這種情況和毛澤東去世後中國的局面有很大不同,當時中共內部有很大一股勢力被極左勢力打翻在地上,使得這個勢力與社會上的受壓者天然地聯合在一起。一旦華國鋒把四人幫搞掉,中共內部和外部的變革力量很快就成了氣候。

我們現在看不出來,習近平有足夠的智慧和力量找到一條出路。但這個困局是不可能拖很長時間的。可以預料,如果習近平沒有能力主動地打破這個困局,那麼內外危機的發展就會像水位不斷升高的堰塞湖一樣,自己尋找出路。(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