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社會失序與改革風險

近一年來,中共高層全力投入權鬥,更加無暇顧及社會治理,各種黑惡勢力十分猖獗,中國社會加速失序。上周有兩條新聞都與此有關。

2012-12-04
Share

 

11月22日夜,山東省濱州市鄒平縣一家賓館附近,四名江蘇徐州警察遭遇發生於同一天的第二次襲擊,一死一傷。23日,知名的三一重工老板宣布,因不堪遭遇多種非法襲擾,公司總部將在兩個月內從長沙遷往北京;這兩個看似不相連的事件,背後的共同原因都是社會秩序極度惡質化,以致政府連最基本的安全都無法保障。

據《南方周末》報道,鄒平縣的殺警案,是當地高利貸漩渦引發的一系列血案之一。而這個高利貸漩渦是自2010年以來,由村干部帶領大批農民鬧起來的。此次涉嫌主使刺死民警黃升的劉斌,就是參與放貸的眾多村干部之一。“溫州的高利貸潮擴散到鄒平兩年後崩盤。大量的債務糾紛催生層出不窮的犯罪。欠債者同時也身兼借貸者,死亡成為解決亂局的終極手段。”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311

過去十余年間,鄒平GDP年均增長超20%。2011年達630億,財政收入85億。在全國“百強縣”中排名十五,被譽為“縣域經濟的領跑者”。就是這樣一個經濟強縣,政府對明顯的金融詐騙案視而不見。“孫鎮41個村支部書記中,不放高利貸的不超過3個,且融資金額多在千萬元以上”,以致於有的村子幾乎家家卷入其中。騙局崩盤後,已有六人死於討債。而且,鄒平並不是孤立事件,“在鄒平之前,高利貸運動已先後在山東肥城、江蘇泗洪等地上演。在鄒平之後,又相繼向北蔓延至陽信、無棣等縣。與鄒平相鄰的淄博高青、桓台、濟南章丘也同樣未能幸免。”由此可見,即便是在山東這樣中共對基層控制一貫最強的地區,已經混亂到了何種地步。

三一重工總部遷往北京一案,更讓人感到驚訝。我們都知道,三一重工是中共樹立的民企樣板。創辦人梁穩根不僅發了大財,而且是中共中央候補委員的熱門人選。就是這樣一個大紅大紫的民營企業代表,卻處在極其險惡的經營環境之中。“長期被有組織的不實舉報、謠言和負面報道的衝擊之中。諸如‘資金鏈斷裂’、‘攜款潛逃’、‘關聯交易非法謀利’……‘偷稅漏稅’、‘公開行賄’、‘偷竊技術’等等不絕於耳,甚至有人攻擊稱其早已病入膏肓,時日無多。”

原來,三一重工在湖南有一個得到地方勢力支持的競爭對手,“中聯重科”。據《環球企業家》報道,競爭對手能夠動用從政府官員到黑社會力量來打擊三一重工。梁穩根自己說他一直對這些非法襲擾忍氣吞聲,甚至向政府表示交出企業不干了,但他的競爭對手還是不放過他,拒絕與他合作維持一種正常的市場秩序。梁穩根甚至面臨被綁架和暗殺的風險。而地方政府顯然對大量的非法行為無力制止,或聽之任之。無奈之下,梁只好選擇把總部遷往北京。

中國社會的嚴重失序對於改革意味著什麼?有學者認為這些社會矛盾的積累可以轉化為當局改革的動力。我的看法不那麼樂觀。如果說經濟不景氣可以轉化為改革的動力說得通,社會失序就很難說了。八十年代改革比較順利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社會秩序始終沒有太亂。溫州等地的私人企業發展很快,原因之一就是當局一直不讓黑社會和惡勢力成氣候。現在不同了。在社會高度失序的情況下推動改革,風險明顯增大。社會失序帶來的改革風險和既得利益的頑抗交織在一起,將會使得中共領導人更難下決心改革。反而更有可能采取非常手段來維持穩定。現在推行法治的最大麻煩就是法不治眾,司法和執法能力根本無法應對普遍的違法行為。

我同意這樣一種看法,胡錦濤早已讓中共完全錯過了穩健改革的歷史性機會。未來兩三年,中國出現軍管的可能性其實要比大規模推動改革的可能性大得多。從習近平最近參觀《復興之路》展覽發表的講話來看,對於中國的社會危機,他至少在表面上采取的是若無其事的回避態度。他批評了空談,但他關於2020和2049的願景,不也是一種並不高明的空談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