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香港紅十字會林傳芃小姐談善款運作

今天,是四川汶川大地震三周年紀念日,眾多死難者的遺屬仍未能撫平傷口,但是,他們已先後開始有自己的居所及上學等。地區的重建資金,其實來自四面八方,香港在當中亦擔當一角,有資料顯示,單是香港人的捐款已超過一百億港幣,數目之巨,引起眾人關注箇中的財務管理。

2011-05-12
Share

在參與眾多重建工程的慈善機構中,香港紅十字會更創下該組織籌募捐款的紀錄。究竟有多少?組織又如何確保善款運用妥當?更重要是,在監管重建工程中,有否發現偷工減料的事情?今集的嘉賓是該會國際及賑災服務部副主管林傳芃小姐,讓她親自跟各位聽眾解說。

問:自四川汶川大地震三年前發生至今, 貴會迄至今天共籌得多少善款?

答:我們自從五.一二地震後,為這事共籌得約十三億零十二萬的港幣。

問:善款只來自於香港的捐贈者或自眾多其他地方?

答:我們收地的捐款絶大部份來自香港本土。不少香港人目睹那次災害後都有感動,他們都好願意提供幫忙。我們收到的善款是超過六萬項的款項,當中有不同的背景,當中包括大企業、市民或者匿名的善長人翁也有。

問:這數目是否破下香港紅十字會成立以來籌得的最高善款?

答:是的。

問:該筆款項到今天耗費了多少及用於那幾項工程服務?

答:我們到目前在籌得的善款中,已動用了超過七成的款項來提供各種的服務,當中包括在緊急時候派發的救援物資;此外,在過渡期時,我們亦協助當地建立一些過渡期的板房,而最大部份的款項是用在重建工程。我們亦跟當地機構合作一項義肢及康復中心,為災後的傷殘人士提供一些服務。

在災後重建的項目中,我們主要做的包括有建民房、衛生院、衛生室、學校及敬老院。

問:香港不少傳媒報道是次重建工程,我們亦目睹不少報道指,當地的重建工程質量並不理想。你們在重建工程中,有否一些特派員前赴當地進行審查及審計的項目?

答:香港紅十字會在地震後開始重建的項目時,我們已預計两方面是非常需要關注,第一方面是所有重建工程的質量問題;另方面是財務的監管。所以,我們是從幾方面處理這些問題。

所以,我們在成都設立辦事處,派我們的同事前赴該辦事處,盼望能盡量貼近災區的工作環境,以便加強監管。另外,我們亦派遣自己的工程師對那些項目進行階段性驗收如一項基礎工程完結後,我們會派人驗收;主體工程完了,又派人去驗收,迄至工程完成時,我們又會派員驗收,目的是盼望在整項過程中,若發現了有一些地方需要提醒改善時,我們也能夠及時提出。財務管理方面,我們的成都辦事處也會密切監管整個工程的進展及撥款情況。

至於,我們分開數階段進行驗收的制度,跟我們一開始時,把我們的撥款機制跟工程驗收的機制掛勾,換句話說,即當基礎驗收合格了,我們才會撥基礎的款項,如此類推,其他的工程如主體或整項工程完畢時,也是先要驗收後才予以撥款。另外,我們針對不同的工程,我們都會要求當地的審計部門提供該項工程的審計報告,藉此方法確實每項工程最終的真實造價是多少。

這些都是我們採取了一些措施以望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監管工程的質量及財務的妥善運用。

問:這項嚴密的制度是只針對這次的工程或是其他的救援項目,也是用上同一機制?

答:我們在內地進行重建工作或支持當地紅十字會進行的重建工作,已經累積了多年的經驗,這系統是我們多年實務經驗及多次的檢討後而得出,所以,這系統本身並不是特別為了汶川地震的重建工作而有。但是,由於今次汶川地震的工作量比較大,所以,我們索性在成都設立辦事處令同事們的工作可以更緊密一點。之前發生的水災或冰災等重建項目,我們都是用同一系統做。

問:這系統又會否同樣用在日本福島或以色列的救援工作?

答:我們如何監管實在很需要跟當地的合作夥伴商討,又要配合當地的法律及工作的流程,如建築方面可能因為不同的國家對建築的規範或建築業的管理,而有很不一樣的操作。另方面,我們也要看合作夥伴在當中扮演什麼角色。一般而言,我們的合作夥伴都是當地的紅十字會,所以,很難一概而論有一個模式可在各國同樣運用。

可是,在財務管理上,我們統一有一項基本的要求,即每一項項目在進行後,會由當地或另聘國際審計公司進行審計,這都是我們基本上的要求。

問:在過去的階段性或主體性不同的驗收過程中,有沒有報告顯示質量有問題?

答:我們的工程師驗收時,可能會發現不同程度的整改的地方,但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未發現一些不可逆轉的問題。整改的問題如一些漆油的顏色不對,又或門窗的製造並沒有按照設計圖紙的樣式而做,我們都會要求當地的工程人員按照原本設計的圖紙再做。我們並無發現一些重大不可逆轉的事出現。

問:在驗收過程中,有否發現偷工減料的事情?

答:由於我們會用上述提及的方式進行驗收及整個項目的監管,我們在每個項目開始之前,我們都會召集所有涉及工程的人士共同開會,我們會交待我們如何監管整個工程的流程。在我們不斷監管的過程中,他們都十分清楚知道有些事情,各人都應該抱著一種心態嚴格依從設計圖紙或國家的要求工作,所以,在我們監管的過程中,並無發現有蓄意的行為。
不過,有時候因為工程的進展而需要調整,在這情況下,我們會要求當地的施工單位跟從整個正規的流程包括要向設計院提交更改的設計,若設計師都能夠確認那些更改的話,我們才會承認那些變更。之後,方能有理據支持撥款的安排。

問:你們提供的服務是否能惠及所有受災難影響的災民?

答:我未能回答因為我們的工作範圍有限,畢竟汶川地震涉及的面積很廣,我們只能講在自己的工作範圍內,倘若遇上一些群眾有特別需要時,我們都會盡量想方法協助解決,如在汶川地震後,有些老百姓沒有了住屋,我們便會協助重建,又或由其他政府部門的人協助他們重建樓房。

去年中,四川一帶再出現大型的水災,當時不少地方出現泥石流等;再者,四川在過去三年間仍間歇性出現輕微的地震,這些地震對周遭的地理環境或地質都有造成破壞,因為這種種原因,仍舊有些老百姓可能原本建了的屋,一下子又沒有了,自己再變成無棲所之地,所以,我們仍會繼續為老百姓提供支持,協助他們再一次修好屋子,盼望不因為持續的災害令這些老百姓無家可歸。

另方面,我們跟當地社區接觸過程中,我們都了解到有些民房建了,但是,民眾仍十分需要各方面的支持,包括他們如何改善社區的生活條件如安全的食水、避險避難的通道,又或離開了耕地後,如何在新的地方重新開始生計。這些都是我們的關注點。

我們已經開始進行社區評估,往後,我們的重建工作雖然告一段落,但是,我們即將開始是協助該社區恢復他們的生活,我們會開展一系列的社區恢復項目。

問:這些新系列的工作,你們是否仍會予以監管?

答:會的,我們在四川的重建工作雖大部份已完成,但是,我們對災區的支持及協助他們的恢復工作,仍是會繼續的。未來日子進行這些工程時,我們仍會沿用現時的監管系統,以望確保工程的質素,好讓當地的老百姓可真正受益;此外,仍會監管整個的財務安全,這也是對我們的捐贈者作出的交待。

問:這些監管的報告是否都會上載到你們機構的網頁?

答:是的。香港紅十字會每年都會做審計報告,這些報告捐贈者或公眾人士也可以看,我們日後為災區進行的審計報告,也會公開讓公眾人士查閱。

林傳芃講,該會每年的審計報告及是次四川重建工程的審計報告,都會上載到該機構的網站,公眾可前赴查閱,倘有疑問更可致電該會查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