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程翔评温总“政改”是空谈

中国总理温家宝周三在人民大会堂内,召开他任内最后一次的中外记者会。整个记者会全长三小时,打破过去所有记者会召开时间的纪录。除此以外,温家宝仍旧如过去般,一脸慈祥、温文尔雅的语调慢慢继续讲九年前出任总理时已开始讲的“政改”。

2012-03-15
Share

温家宝说,粉碎“四人帮”后,中国共产党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他谓:“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紧迫感。”

熟悉中国时事的香港评论员程翔对温总再谈“政改”,他有何反应?

“我觉得跟温家宝以前所有的讲话,无论由风格以致内容都是差不多,我不觉得有何特别令我感诧异的地方。也许,令我诧异的是记者会召开得那么长,以前很少有。他仍是坚守官方的声音。”

程翔觉得“政改”之说已令他听到有点腻,不过,温家宝是次引用“文革”为例,是否显示政治改革的急迫性?

“我不觉得有何特别,因为他在去年会见吴康民时,已提及中国内文革的馀孽,文革的残馀好严重。大家都知道,温的心里是意有所指,他是指薄熙来治下,掀起全国文革回朝风。去年,温见吴康民已提这,今年发生王立军事件后,他再重申提此事,只不过是论证自己一贯的看法。我觉得没有太大新的地方。

他把政改提到那么重要位置讲,事实上,在其任内时,他也不断提这问题。他讲,但是,我们看不见任何实质的事,所以,人只能讲温家宝是次又语重心长再讲一次。不过,他已是多次地语重心长讲,但我觉得没有实效。”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早前在人大会议期间,也曾讲到政改,他更指阻力来自体制内,温家宝「只讲没做」,是否正因为这股阻力致他未能推行?

“我们看一个人的心,除了要看他讲什么,还要看他做什么。余杰数年前已出了一本书《中国影帝》来形容温家宝,是否真的做‘影帝’?或者他真的想做一点事,只不过是有心无力。不管是什么,实质结果是中共间的问题,老百姓今天所处的状况都没有得到改善,这就是他作为总理要负责任的问题。我记得他曾说:‘多年来,没有因为不负责而做错事,但是,由于个人能力及体制问题,很多事做不来,感到歉疚。’体制可以说不是一个人可以扭转,但是,温家宝至低限度该以总理的身份,在国务院通过了高级官员财产申报制,他可身先士卒申报自己及家人的财产。

“身先士卒了,别人不理睬,你便可以说是体制问题。但是,他连领头也不做,只是含情脉脉在镜头前,温文儒雅地说话,这是没用的!倘若他领先,公布自己及子女的财产,但仍不能改变周遭,别人便会心服口服,会信体制有太大问题。温家宝至低限度可以公布自己的财产,没有人能够制止他,对吗?作为总理领先做,别人有多么的不高兴,都能够对别人起监督作用。

“我觉得他眼光似带有泪水,之后,含情脉脉在镜头前说话,我觉得大家看多了也感腻了。”

温总没以身作则,率先公布自己的家财,是否跟早前网络上曾流传他的儿子财富等有关一些不能见光的事?

“即使,我不用‘不见光’的字眼形容因这些事难以界定,但是,至低限度可以说,他的好处是因为温家宝的身份而得到的。坊间盛传,温的家人因为温家宝的身份而取得某些行业的垄断地位等。这些事未必会讲是透过不法手段而取得,但起码间接地跟总理身份有关,这点在网络上很多传言。倘他认为这些传言不对,岂不公布财产?倘传言属实,因而不公布财产,这便显得他其身不正。因此,无论他表现对人民拥有深厚的感情,最终仍是要拿出一、两件事真的做到了,你才可以说。

以余杰的书为例,余曾说,他的书出版后他个人会否有事,正是考验温家宝的诚意。余杰最终要出走,走前更被国安打了一顿。作为总理,温家宝起码可以在政治局常委就此事提出抗议!这些事发生了,若他仍只字不提,就余杰批评温家宝的权利及自由,温家宝也没有做,温又怎能让老百姓相信他常念念不忘说‘政治改革’是真的出于他个人想法呢?”

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又说,欲邀请异见人士到中南海面谈,未料,这更能程翔感到啼笑皆非,认为是一场戏!

“不须邀请人到中南海面谈吧!有对话的渠道,异见人士表达的渠道很多,在网上随处可见。现在的问题是,温家宝为何仍纵容维稳费可以超过国防开支呢?在维稳费中,有很大部份支付网上‘警察’或‘五毛党’等。若真有心跟异见人士对话,首先便要把箝制思想及言论的预算开支削减,作为总理,有权这样做的。

他更加无须邀请异见人士到中南海见面,他只须容许异见人士公开举办活动,不受难阻,可公开办各样纪念会,他这样做已可听到不同的意见。说邀请人到中南海只不过是一场戏!就是向外界传递一个讯息,温家宝重视异见人士的意见。”

本月初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选举一事引起海外媒体的关注,再度追问温家宝什么时候中国的老百姓可直接地选出自己的领导人?程翔认为,外界人对此事有不设实际的期望。他指,中国的乡村其实是一人一票选自己的村委代表,过去未有吸引人注意而已。故此,其他村跟乌坎的一人一票选自己的代表,没大分别,相反,他觉得要考验中国政府是否真心推广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制度,关键不在村。

“这种自治,一人一票的模式能否在乡级选举出现。村在中国的政权组织里,不是有权,中国的政权组织,乡级才有,若乡也容许有一人一票,这才有意义,村的一人一票,始终没意思。”

问: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新的政治词吗?

“社会主义民主,不是首次讲的词。中国八十年代,思想大解放的年代,已不断提及社会主义民主。不过,由于过去经历过文革,大家对民主有热切的要求,只不过,担心提到‘民主’二字,害怕中共的大棍子又到,所以,不少人在‘民主’一词前加上‘社会主义’,藉此区别于社会主义的民主。所以,社会主义民主一词在文革后期已逐步出现。直至八十年代,真理标准的大辩论时,社会主义民主这词是改革派一面很重要的旗帜。所以,温家宝现在重提社会主义民主,我觉得又不是新事,只不过,八九后社会主义民主一词,讲也不能够,现在,他再提,大家就感到新鲜事,这其实是中国老百姓经历过文革的悲剧后不断讲的。”

对于有关注藏民的组织透露,藏民自2009年起至今先后已有多僧侣自焚,温家宝被问及此事时,他否定年青僧侣采用此不利于和谐的手法外,同时间再度重申中国领土的统一性,听罢不感令人感到人命如草芥。

“我强调国家的统一性,不过,国家的统一是建基于各民族的和谐共处。现在,在中共领导下,藏民是得不到宪法上承诺予他们的自治,因而出现了那么多事。只要中共对马列的意识形态不变,我相信中共对宗教始终有一种特别的见解,他们对宗教的看法往往会对小数民族的宗教信仰会造成打击,伤痕是中共造成的。中共要国家团结,它首先要检视自己的政策,有否对小数民族造成不利的地方,否则,用国家团结的大帽子压制小数人的权益,我觉得这是不恰当的。”

引起中国社会及国际社会关注的重庆“打黑英雄”王立军往美领事馆一事,温家宝相对作出简短无新视点的回应,一日后,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及副市长王立军双双被撤职。程翔估计,中央不会再追究薄熙来的事。

“从王立军事件发生后种种发生的事情,我十分相信中央的做法是,只要达到目的,即阻止薄熙来更上一层楼,其他的,到此而已。我担心这是他们的做法,因为王立军事件出现,其实也是跟中央欲给讯息予薄熙来‘仕途到此为止,出任政治局常委?无望!’。

王立军事件发生了,中央更可明正言顺因为发生了王立军的事,所以,薄熙来入政治局常委无望。只要能够阻挡薄熙来可以入政治局常委,现在的中央就不敢再进一步对薄熙来施加太大压力,因为担心他仍有很强悍的太子党撑,再者,薄在过去数年于重庆,胁毛泽东的馀魂来令诸魂,胁毛泽东的馀魂来鼓动民众,因而为自己造成一方的势力。倘若中央藉王立军的事件达到阻薄入进入常委的目的,其他事就可能不会再对其采取刑事或纪律处治。”

不过,程翔相信薄熙来仍旧可以做政治局委员。对于台湾及香港,温家宝亦特别挑选了代表这两地的记者发问。温家宝藉一幅分离良久的春山居图的合在台北展览,引伸中华文化具有强大的向心力和震撼力。程翔认为,中国一直没有放弃过“统一”的想法。

“我觉得中共从来没有放弃‘统一‘的想法。现在只是两岸关系缓和,因而避免用一些刺激台湾老百姓的说话来处理对台的关系。可以说,从来没有放弃台湾的目的。只要台湾不推独,大陆就可以不推统,故此,过去数年较少提统一的事。”

至于香港特首选举的问题,自温家宝以“公平、公正及依从法律程序进行,及选出大多市民支持的人”回答记者后,两名亲中央候选人的阵营急不及待各自选取自己的解读答案。程翔则另有想法。

“希望温总不是通过这场合故意释放对某阵营有利的讯息。他若真的这样做,又那有公平、公正的选举呢?他强调公平、公正的选举时,我希望他这番说话不是用来隐谕支持某人。这番说话若被解读为支持梁振英,他所谓的支持公平、公正便是废话。”

经过3小时的记者会后,记者会终于结束,程翔猜想温总耗费那么长时间在记者会上,也许是因为他自觉在位多年,对于一些事感到内疚及遗憾,故藉此尽诉心中情,至于,什么是温家宝的遗憾?程翔相信是他提倡多年的“政改”后,民风丝毫不动而值得遗憾,至于温总理的内疚为何?程翔觉得是泛不起半点涟漪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