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香港中學生反偏頗的國民教育

倘若各位聽眾有留意香港的教育制度的新聞時,該不難發現,不少新聞報道提及香港的老師、學生及家長們對於教育局今年九月的新學年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表示極大憂慮,更以“洗腦”一詞形容,箇中原因很簡單,單憑由教育局出資編印的一本名為“中國模式”的教材內容,無不令老師、家長以至學生產生恐懼。

2012-07-19
Share

 

一個由中學生自行組成的組織“學民思潮”馬不停蹄就此事多番向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抗議。究竟,這群青年人反對的是什麼?他們又是否受到政治組織的利用?現時就讀中四的黃之鋒是“學民思潮”的召集人,在過去抗議聲中,更不時目睹他站在最前線表達不滿,更出席公開論壇與支持德育及國民教育的老師理論。黃之鋒先不說教材內容,第一件事便返回“基本法”的原則。

“學民思潮對德育及國民教育感到最大的憂慮是,德育及國民教育是交予一名中國共產黨黨員編寫,因而我們一群學生對於教育局作出這邀請的舉措覺得已是破壞香港的一國两制。根據香港的《基本法》,香港的事務該交由香港的政府管理,北京政府只會負責香港的外交軍事事務,倘若香港的德育及國民教育全權交予一名共產黨黨員做主理人,這是違背一國两制;再者,新聞報道中揭露香港浸會大學編寫了一本染紅的教材手冊,該手冊說中央政府是進步、團結及無私,我們一群學生覺得這非常有問題,兼且不合符事實。”

黃之鋒口中的共產黨黨員是彭全寶,是一名北京師範大學的學者,他早前接受香港的一份財經雜誌訪問,親自承認自己是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教材科的主理人。由他主理的這本被指嚴重偏頗的教材,是由人大代表薜鳳旋在香港浸會大學中的當代中國研究所外判項目。負責的教育聯會以“手冊”來形容這“中國模式”的課本,內裏清楚說明,“中國一黨專政是進步、無私與團結”,而美國的民主制度則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

黃之鋒對此不禁說:

“我們目睹現時中央政府或北京政府內部鬥爭那麼嚴重時,怎可稱得上是團結?再者,目睹眾多的人權議題不管是李旺陽、艾未未或劉曉波,我們又怎能說中國共產黨是團結及無私?一個團結及無私的執政集團有什麼理由屠殺人民?我們都覺得非常有問題。”

“學民思潮”三番四次要求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的推行,再進行廣泛諮詢,但是,學生的要求卻淪為耳邊風。

“教育局長吳克儉的講法是先推行,後檢討,後諮詢。我們對此回應感到非常失望,因為我們也目睹教聯會(親建制)的附屬組織曾公布一項民意調查指,全香港的小學老師只有3%有信心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評估上的程序,當我們的老師有這個百分比時,已代表香港的老師沒有足夠的民意或信心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所以,學民思潮覺得教育局應該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事實上,香港政府在德育及國民教育方面曾進行過諮詢,縱使有老師認同德育及國民教育的需要性,但是,他們卻擔憂如何教及評估。教育局局長上任後接受電台訪問時,坦言也認為“中國模式”的內容有偏頗,可是,他期後卻堅持在今個學年推行,那“學民思潮”現在要求發回重新諮詢,究竟可行性有多高?

“我覺得撤回的可行性非常大。當初在進行諮詢時,教協也曾做過一份民意調查,發現全港的老師有百分之七十五表示沒有信心教授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再者,目睹‘遞補機制’(議員辭職再參與補選的制度)致《基本法》廿三條,都見到可以進行無限期的押後,所以,我們同樣相信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一樣可以押後,甚至反對及撤回。”

“德育及國民教育”被形容為“洗腦”機器,可是,以現時科技網絡的發達,以致年青人擁有強勁的獨立思維能力,“學民思潮”指“洗腦”又會否過於擔心?

“學民思潮當然擔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會成為洗腦的機器,因為小學一年級的學生仍未能有一個獨立的思考能力,若由小一開始便貫輸一些意識形態,這令我們非常擔憂。”

即使老師也未必能夠做到阻隔一些偏頗的消息,黃之鋒說,由於現時很多老師的工作壓力很大,故未必能額外再搜尋訊息彌補偏頗的資訊,因此,即使教育局說老師可以選擇自己的教材,但是,老師也許可能因為自己的時間不夠,因而選用教育局編印的教材,這故令他們更覺得必須要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當反對聲音傳遍整個城市之時,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黃成智更穿上五星帽質詢教育局,揶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製造“紅衛兵”出現。黃之鋒又認同嗎?

“我都明白相關人士有這樣的憂慮,現在已目睹香港有這樣的一個制服團體名叫‘國民小先鋒’。據中國內地的官方網站報道指,‘國民小先鋒’是中國共產黨轄下的一個組織,所以,我們對於這件事都感到震驚及驚訝,因此,我們明白社會上不同人士對此的擔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推行後,香港學生會被染紅甚至好似紅衛兵。”

根據深圳市政府旗下的官方網絡公布,香港的“國民小先鋒”是由中國共青團成立,他們較早時方與深圳的學生進行交流。再者,這“國民小先鋒”乃油塘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陳呂重德紀念學校的制服團體,他們早前被揭學生在接受訓練時,在步操練習中加入了槍操和劍操,惹起學校及家長質疑。事實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已引起一群家長極度關注,他們在網上組織起來,並籌募經費準備在下周一於香港傳媒上刊登抗議廣告。該關注組發起人陳惜姿坦言,並不是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她不介意子女認識更多中國的歷史,但是,內容須要全面,一定不能接受偏頗的內容,甚至是“洗腦”式的教育。

黃之鋒對有家長團體的出現感到驚喜及開心。不過,他更相信社會各界的人士其實已一直蘊釀發聲,所以,他更期望更多人稍後會站出來發聲。家長的反抗並未招徠批評,相反,一群中學生的反對就惹來一些人批評“激進”。黃之鋒又怎回應?

“‘學民思潮’當然不認同這樣的講法,當我們目睹有政黨抬棺材示威,我們也有連續數天落區示威,追擊吳克儉時,別人抬棺材,學民思潮的一群中學生只不過是送贈慚愧波板糖、雪方(說謊)蛋糕、誠實豆莎包與平反六四記憶麵包。我們每次的遊行示威或請願行動都是和平及理性地進行,當遊行到中聯辦時,那裏也有警民關係組的人員都稱讚我們這群學生有條理及有秩序。”

事實上,這群學生過去的示威聚集中,並沒有出現任何的衝突場面,這群有約2200名成員的“學民思潮”都是透過facebook召集成立,成員不乏香港的一些名校高中生包括皇仁、聖保羅、聖若瑟、嘉諾撒聖心書院等。究竟,現在的中學生對社會事務的關注程度跟過去的中學生的表現那麼不一樣?

“我相信是因為德育及國民教育這議題必須要交由老師及學生發聲,有些議題如‘遞補機制’這法治人權的議題便應該交由律師或法律學者處理,因為與學生未必有切身關係。不過,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最大的持份者就是直接受到影響的一群學生,因而在是次的德育及國民教育事件上,我們目睹有學生自行組成學民思潮,我覺得是正常的。再者,我覺得社會上的主流觀感都覺得學生不關心社會,但是,我覺得在眾多的學生中會有小部份對社會有抱負,熱衷於參與社會行動。”

不過,黃之鋒亦坦白表示,在中學生的社群中,仍有不少只關注自己的事,甚至可以說是政治冷感。但是,由於通識科的推行,迫使學生要接觸或參與社會政治的事,甚至在課堂上學習人權、法治及公民抗命等,因而讓很多學生透過通識科中的公民教育關心社會。

不過,父母親又會否擔心這群學生參與社會運動?

“父母親容許我自己有空間選擇,我們都相信不同的人有自己不同的選擇,我不會期望社會上的每名同學的表現,跟我一樣馬不停蹄參與很多的社會行動。但是,我相信每名學生對社會要有最基本的認知。”

黃之鋒亦補充,父母也會提醒他要小心,但是,整體而言仍是支持他。為人長輩,很自然擔憂下一代的安危與前途,為人父母者更甚,更害怕孩子會被利用。但是,觀乎這群中學生以致家長們的表現,難以胡扯有人或政黨在背後牽動引發,因為有誰甘願自己或自己的下一代會接受偏頗式的教育?有天更可能淪為一個人云亦云的扯線公仔?

天主教香港教區、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及中華基督教會今天便先後分別公布,他們轄下的所有中、小學在九月份新的學年,不會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他們均表示,需要詳細審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方作定斷。

這邊廂,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遇到龐大的反對力量,另一邊廂,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就被北京教育部部長召見,可是,香港政府卻未有公布吳克儉的行程。如斯隱密式的處理手法,就已經肯定牴觸了作為一個良好管治的政府的處理手法,因為在當中並未見有施政的透明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